百万大奖寻找全球十佳摄影师——2017全球摄影网“森特杯”国际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第二届“中国夜市”主题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第九届手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二届高校联盟摄影联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四届中老年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四届学生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返回上一层 【学生摄影师】

重新发现相似的自己,用镜头去改善留守儿童的现状

访全球摄影网第四届学生摄影大赛获奖者

日期:2018-01-02 10:39   来源:全球摄影网   作者:   责编:韩俊霞   阅读:55519
字号:加大 缩小

余贻钦来自广西容县,出生于1994年,爱好画画和摄影,现就读于浙江师范大学,专业是数字媒体艺术。

高三的时候余贻钦买了一个三百块钱的数码相机,那时也只是玩玩,并没有真正接触专业摄影,直到考上了浙江师范大学,才开始对摄影有更深的认识。一开始上摄影课,余贻钦就被吸引住了,也坚定了学摄影的决心。但是余贻钦就读的并不是摄影专业,一开始他只能自学摄影。在这一过程中,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个摄影老师。

《我的留守堂兄妹》组照之一

在余贻钦看来,摄影即记录。除了学习专业课外,他把所有的空余时间都用在研究摄影。而且余贻钦也在这过程中会收获颇多,多次在摄影比赛中获奖。余贻钦凭借作品《我的留守堂兄妹》在全球摄影网第四届学生摄影大赛中荣获记录类二等奖。

《我的留守堂兄妹》组照之一

贻钦的家乡在广西容县的一个贫困村,有四个堂兄妹,他们的父母亲都去广东打工了,他们成了留守儿童。暑假,贻钦回到广西家乡,担任起了他们的老师,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和功课的补习,选择拍摄他们也是因为感情使然,他们对贻钦的镜头没有不适感。

他们住着危房,其中两个堂弟一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另一个患有先天性弱视,本就贫穷的家庭因此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组照中有一张就是堂弟每天早晨起来他们在门口那里带着眼罩在训练弱视的眼睛,因为钱几乎用于医治他弟弟的心脏病,所以他也不得不从在医院接受的眼睛弱势治疗转回到家里自己训练。只有这样不断的训练才有可能恢复正常,而且日常里他还担任起了照顾心脏病的弟弟的重任,在训练的过程中堂妹还在他旁边嬉戏,因为他家买回来的是二手的自行车,故障不断,组照中有一张照片就是他正在修理断了链子的二手自行车。

《我的留守堂兄妹》组照之一

他们日常除了学习还要劳动,摘菜煮饭。不仅如此,小小年纪因为家长的缺失,不得不洗衣服做饭,甚至挑起锄头下地干活。

用镜头去帮助别人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我作为当地仅有的几个大学生之一,在东部发达地区接受着先进的教育和思想,尽己所能为家乡做一些贡献,通过拍摄一组留守堂兄妹的照片,借此反映社会底层弱势群体,特别是留守儿童的生存环境,希望能引起社会对他们一丝丝的关注。

《我的留守堂兄妹》组照之一

《我的留守堂兄妹》组照之一

每一个人都有家园,由于个人的成长经历这个点触动到了余贻钦,使他特别重视弱势群体的家园,比如留守儿童。用来自亲身的体会重新发现相似的自己,对他们的处境更是有着感同身受的体验,尝试着用镜头的努力去改善留守儿童的现状。

讲到对未来的规划,余贻钦想着报考北京电影学院或者中国美术学院摄影专业的研究生,想成为高校教师,想从事摄影工作,想竭尽全力做好每一件事情。不给自己的大学、人生留遗憾。


《我的留守堂兄妹》组照之一

《我的留守堂兄妹》组照之一

《我的留守堂兄妹》组照之一

赞(1
返回上一层 【学生摄影师】
评论
抱歉,您需要 登录 才能评论
最新大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