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大奖寻找全球十佳摄影师——2017全球摄影网“森特杯”国际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第七届手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四届学生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四届中老年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中国伊春首届自然生态国际摄影大展摄影作品征集 全球摄影网第二届高校联盟摄影联赛征稿启事
返回上一层 【明星故事】

赵又廷登上《睿士ELLEMEN》五月刊 尽情与他谈情说爱

日期:2017-04-28 10:05   来源:全球摄影网   作者:   责编:尚玉梅   阅读:26156
字号:加大 缩小

近日,赵又廷登上《睿士ELLEMEN》5月刊封面,令人惊喜的是,5月刊的主题为“与赵又廷谈情说爱”。在摄影师李奇的镜头里,他展现自己独具一格的气质与修养,深邃眼眸,直戳人的躁动的小心脏。

角色加持了爱情经验

“我的师傅们,比如说钮承泽导演、蔡岳勋导演,还有身边一些朋友都觉得,很多时候我会被自己的礼貌、家教、客气给束缚住。如果能够打破那个东西的话,可能演技才能再往前进一步。”赵又廷说。

有些演员,在片场里会即兴发挥,就像无间道里面那个黄秋生喊梁朝伟的时候那一下说嗨,他转头,但是没有说任何话。赵又廷也想过,“会有一些突发奇想,你会觉得这时候我们俩对戏,我内心很想要过去掴他一巴掌,我觉得这是人物想要做的东西。但你因为没有事先沟通,所以你不会这么做。”

然而,这所谓的“瓶颈之境”,他的礼貌,克制,谦和,却也成就了他对爱情各种角色的塑造。有一种观点是,他演的“夜华”,对感情的执着,或者是对内心的那种自省,其实也是他的本色演出。

他认同,含蓄地笑了笑。

637dee21ly1ff14v6ybomj20z4195woz.jpg

黑色花纹西装外套、白色上衣和黑色运动裤均为CK Calvin Klein

出道至今,赵又廷是《痞子英雄》里的吴英雄,是《艋舺》里的蚊子,是《致青春》里的陈孝正,是《搜索》里的杨守成,是《三生三世》里的夜华,每一个角色,都有一段不同的爱情戏码,对赵又廷来说,这些意味着什么?

“可能潜意识中已经默默地在影响,在改变了,我不确定。但我能够有现在这样看似超龄的成熟,跟所有的角色一定都有关系。每一个角色,都让我经历一场爱情,一种人生的剧变,或者生离死别,这让我在爱情里变得经验丰富。”他笑着说。

在《三生三世》之前,很长一段时间,赵又廷被人称为“高圆圆的老公”,也因此遭致无聊的口水是非。他们一直低调以对。

“夜华的爱情观,一些行为,我是认可的,我能够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去做。”赵又廷说,“很多东西他非常理性地判断,也跟我很像。他不会完全感性、短视地去做一些事情,他还是看得比较远的。比如很多人不能接受挖素素的眼睛或者等等,但我觉得不然怎么办。就没有路可走了。”

为了保住爱情,有时只能暂时委曲求全,这是戏里的夜华,也是现实里的赵又廷。

637dee21ly1ff14uz5buuj20z4195qc4.jpg

灰色细格纹西装和条纹上衣均为Burberry

3月1日,《三生三世》播放结束那天,赵又廷在微博里写了篇长文,他借着夜华的口吻说,“我要来你这里住,便来你这里住。左右你才是我的妻,旁人管得着吗?”

回到现实里,他以“赵又廷”的身份感叹:“未曾想,实现自己人生理想的,竟是戏中的夜华。身边的流言蜚语,真能左右我们的生活吗?其实,是因为我们的默认导致了病毒的扩散。只要心里踏实,似乎就无需向任何人证明什么了吧。”

“简约不是少,而是没有多余,足够也不是多,而是刚好你在。”赵又廷和高圆圆当初的婚礼请柬上这样写着。

你只要顺势而为,做该做的事情。赵又廷不止一次说过,他更愿意做个“大演员”,而不是“明星”。但戏红了,演员自然就成了明星。

“让他们不要来接机,因为我觉得会带给他们自己,我,还有身边所有其他无辜的乘客们,很多麻烦。”演员赵又廷说。但另一方面,“明星”赵又廷,还是得去做“明星”该做的那些事儿,他也配合,去上各种综艺节目的通告,也会做网络直播秀。

“我就做一个非常无聊的直播,我不会唱歌给你听,我也不会跳舞。你们就乖乖地等我下一部戏就好了。”“无聊的直播?在线人数可是很厉害呢!”助理在一旁打趣。

《三生三世》热播时,赵又廷每天会在微博里发一些照片,当我问他,这是你真的愿意去做的事儿吗?他停了停,歪着脑袋想了几秒钟。

“为了宣传戏,我们都在朝着戏里面发生的事情,开玩笑,吐槽,自黑,大家是在同一个频率上做这件事,我就OK。”赵又廷从椅子上弯了下身子,笑着说。

赵又廷坦言自己有强烈的强迫症。在微博上发长文章,就算是配合宣传,也要真的是自己想说的话,在外部和内心之间找到一种平衡。

“我喜欢工整,如果写文章可以写出七个字,七个字,七个字,我觉得好开心。”他说,这既能方便大家阅读,也是一种节奏,“我自己本身就活在一个这么慢的节奏中,所以写的文章也都是不要写太多字。直接到下一行。”

但是,这位好好先生的配合,也并非没有边界,他接着说:“那你要我每天发一张我自己的自拍照,我觉得我可能没有办法。”他笑着,露出不知是羞涩还是自嘲的表情。

637dee21ly1ff14v2j6e8j20z4195thf.jpg

粉色夹克、粉色针织上衣、白色长裤和黑色皮鞋均为Ermenegildo Zegna    

寻找平衡和节奏,让自己舒适和开心,这也是赵又廷在爱情里努力做到的姿态。“重点是男人要把握好自己的情绪。”赵又廷说,在爱情和婚姻中,“你需要一点时间,走出房门外呼吸一下,然后平静一下。”

“男人不用去尝试理解女人,因为你永远也理解不了。你只要顺势而为,做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稳住情绪,把她哄回到现实,之后再说道理。”他的这番话,让我觉得,这位好好先生的另一面,也是个爱情老司机。

“这是最有效率的方法。遇到圆圆之后,我掌握了这项技能。”他说。

“当你说完一个东西,你自己感觉不太对的时候,就赶紧把它抓回来。对,洒了的水虽然收不回来全部,但你可以尽量收回一大部分。然后就对不起,我刚刚不是那个意思,不是不好的意思。你生气,非常情有可原,不好意思。这样,我们再回到刚刚那个话题,就先不要再生另外一个枝节比较好。”赵又廷模拟着日常与高圆圆的对白,脸上不经意流露出歉意和温暖的神情,比他任何一部影视剧里的表情都要生动。

无聊也是一种美好

赵又廷“好好先生”的做派,也会让人觉得缺乏爆点,正如赵又廷自己说的那样“有点无聊的人”,甚至他和“国民女神”高圆圆的婚姻,一直也显得低调、温吞,虽然不时也有甜蜜的细节被抓拍到,那都是一对普通情侣该有的样子。他不会费力去选择礼物,因为你已经了解彼此太多,需要的东西都有了,再需要的是家里的东西。“我总不能送你一个烤面包机吧,太奇怪了。”

他们甚至也从未争吵,不说很伤害对方的狠话,类似古代人“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生活,但柴米油盐之间,矛盾也还是难免,也只是“冷处理”。“我爸有一句至理名言,就是说没有必要吵架。如果这件事情已经严重到让你们会分手了,那就更没有必要吵架了。因为那就直接分了就好了,有什么好吵的。但如果你不想要分手的话,你也没有必要吵架,因为你们还要在一起。”他说。

在赵又廷看来,最舒适的爱情,就是两个人早上起床后,洗漱完,一起吃早餐,然后“我做我的事情,她做她的事情。中间想到什么聊一聊。各自有各自的空间,但是我们是在一个大空间内的。”彼此感觉到对方的存在,很安心。

637dee21ly1ff14v31u9bj20zk0rn44o.jpg

灰色高领毛衣和棕色手袋均为Burberry

采访这天,冬日已过,初春料峭,摄影棚所在的这座京郊小镇,随处是小饭馆、杂货铺以及洗车铺子,卡车经过卷起尘土,路边摊上,刚从附近工地回来的年轻人,呲溜吃面,啧啧吃着大腰子烤串。这个接地气的地方,也是赵又廷喜欢的,“自然,简单,生活。”

赵又廷说,他本来就喜欢平淡和安静的生活,“很稳的生活状态”。他说自己和高圆圆虽然有热恋的黏糊,但这两年,又已经进入“老夫老妻的状态”,这或许也是他钟意的“稳”。

637dee21ly1ff14v1r75oj20z41957hh.jpg

棕灰色褶皱西服套装和短袖上衣均为Bottega Veneta

佛教大师阿姜查•须跋多将人生比成一棵树,“有叶子、有花、有果实。鸟儿来觅食,蜂儿来筑巢,小松鼠在叶子下睡觉。清晨、黄昏、刮风、下雨,森林里的一棵树,不需要知道自己是一棵树。”像一棵树那样,爱情自然而然,于是这两个天秤座的婚姻和爱情,在这个滥情,约炮的年代,显得无聊、乏味,甚至庸常,但却是实在的一种美好。

赵又廷原本有写博客的习惯,但与高圆圆相爱后,就停止更新了。他的解释是,原本那些文章,是在某种黑暗情绪下的产物,如今他快乐了,也就写不出也不想写那样的文章。他并不想如太宰治或者诗人种田山头火,为了创作,搞得自己沉沦于不开心,写出动人的句子,然后人就没了,他很佩服他们,但也觉得不值得。他宁愿安安稳稳地活到80岁,没有伟大的创作也无所谓,只要开心。

爱得卑微没有问题

因为拍戏,一进组就好几个月,夫妻不能见面时,就打电话,视频聊天,赵又廷说,自己有什么心事,高圆圆是他唯一的倾诉对象。我问他电话里一般会聊点啥,助理立即插话:“这有点太隐私了。”赵又廷笑笑说:“我觉得这没关系,今天在这,我给广大男性朋友提供一些妙招和建议。”

“让你最亲密的伴侣当做你的知音,我觉得是挺好一件事情。”赵又廷说。“我觉得情侣之间,是需要这样的一个沟通的,有意义也好,无意义也好。如果没什么事情发生的话,就说我们今天真的没什么事情发生。当她今天遇到非常糟糕的事情,需要宣泄,或者遇到很快乐的事情,需要分享,都行。你就好好听。因为可能明天就换成是你遇到一堆狗屎的事情,必须得说,闷在心里很难受。”

637dee21ly1ff14v3sf1gj20z4195dsd.jpg

棕灰色褶皱西服套装和短袖上衣均为Bottega Veneta

前不久在南极拍新戏《南极绝恋》,这是一部爱情戏,眼泪突然消失,很困扰他的表演,“你有那个情绪,但是泪却流不下来。”

在那个陌生绝境,赵又廷说,人会高度敏感,“到最后我会想到的东西都还是生死。”类似的体验,在拍《九层妖塔》时,也有过。在敦煌附近的沙漠里,拍了一两夜,赵又廷感到:“渺小的自我和浩瀚的大自然,我们与宇宙紧密微妙地联系着,就会想到生死。”

谈到《南极绝恋》,赵又廷说:一对男女,一个是物理学家,一个是傻有钱的土豪,彼此看不顺眼,但在南极严酷环境下,又必须彼此依靠,去活下去,就这样,一步一步,不可能的关系,最终归于相爱。当爱情与生死联系在一起,思考就变得纯粹和简单。

637dee21ly1ff14v64xlsj20z4195dso.jpg

棕灰色褶皱西服套装和短袖上衣均为Bottega Veneta

“是部商业电影,也是在讲生死,两个人可能各自都有想放弃的时候,但是有很多说不出口的,比如说如果有一方死了,另外一方是活不下来的,这样一个认知,但两个人都不愿意说破这件事情,就其实挺微妙的。直到最后,两个人被迫说出自己的内心话后,才走到一起。但突然又发现,可能不能一起活,必须做出选择,是要一个人活,还是要两个人一起死。”赵又廷回忆着拍摄时的剧情,若有所思。

“如果我跟圆圆(高圆圆)之间,也要遇到类似的生死抉择,我肯定要让她活下来,我就走了(死了)。但如果她要走(死),那我一定不可能独活下来。”赵又廷说。

“我觉得有,比如年轻的时候,你觉得爱情就是‘我要什么,我要怎么样,我想什么。’但是可能长大了一点,成熟一点,就会慢慢发现爱情里面‘我’好像不是最重要的,应该是‘你’,所以爱得卑微没问题。”赵又廷认真地说。

赞(1
返回上一层 【明星故事】
评论
抱歉,您需要 登录 才能评论
最新大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