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意大利佛罗伦萨国际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第十届手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全国摄影大赛 第七届斑马奖年度黑白摄影师大赛 2019索尼世界摄影大赛 第十六届美国史密森尼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新版试运行中,点这里查看
返回上一层 【老照片老故事】

齐白石:不爱照相的国画大师

日期:2018-06-22 11:03   来源:全球摄影网   作者:   责编:李宇翔   阅读:18750
字号:加大 缩小

《国画家齐白石》  郑景康摄

一提起国画大师齐白石,我相信很多熟悉他的人都会想起上面的这幅《国画家齐白石》肖像照。没错,这幅照片是著名摄影家郑景康(相关阅读:郑景康:抗战时期摄影新闻社和研究小组的主要负责人)拍摄的。齐白石平日里潜心研究中国画艺术,其实很少拍照片。齐白石拒绝拍照片由来已久。

1934年,郑景康正在筹办个人影展,为拍齐白石的肖像给影展增辉,他托朋友找到齐白石。碍于朋友面子,齐白石只好被动地接受了拍照。个人影展闭幕后,郑景康送给齐白石一张大照片,齐白石也把刚画好的《水墨虾图》回赠给郑景康。无独有偶,紧接着有一位叫周维善的画家给齐白石画了一幅肖像画,齐白石不愿欠人情,又回赠了一幅《东方朔偷桃》。齐白石以卖画为生,觉得迎来送往、来回馈赠,打扰了自己作画的心境。为了谢绝别人为他画像或拍照,齐白石在客厅的显眼处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五个大字“双方不合算”。

至于郑景康后来拍摄的《国画家齐白石》这幅人像作品,说起来有一段小故事。1955年,郑景康第二次萌生了为齐白石拍摄肖像的念头,他怕遭到老人的回绝,便以请吃饭为由,哄着94岁的老小孩齐白石到了位于王府井的新华社人像摄影室。影室内各项准备工作早已就绪,郑景康请齐白石参观自己的影室,并安排齐白石坐在预备好的座位上,影室灯光刚一打开,齐白石马上意识到吃饭要有附加条件,内心的不悦迅速传递到脸上。郑景康眼疾手快,及时用相机捕捉到齐白石老人的影像。这幅作品采用低角度拍摄,适当掩饰了齐白石毛发不多的头顶。为了把观者的注意力集中到齐白石的面部上,郑景康用较暗的背景,反衬出齐白石脸上肌肤的质感,并烘托出他的银白色胡须。齐白石生前不会想到,就因为自己的不情愿和不配合,在自己饱经沧桑的脸上,所留露出的深沉而锐利的目光,却永远定格在后人的记忆中。

虽然齐白石觉着他人给自己拍照“不合算”,但是他还是接受了《良友》画报社的采访和拍照。1935年,《良友》画报社准备辟出版面,介绍著名画家齐白石的工作和生活,委派《良友》画报社驻北平记者魏守忠采访齐白石。素有“旧都名记”的魏守忠,对齐白石谢绝拍照早有耳闻,生怕自己也吃闭门羹,采访之前,先找到了齐白石的及门弟子吴迪生说明原由。徒弟吴迪生如实向师傅齐白石禀明了魏守忠的来意。齐白石经常在各大报刊上看到魏守忠拍摄的照片,对其早有耳闻。他思量着,拒绝魏守忠拍摄就等于拒绝《良友》画报,而魏守忠拍照片是为了在画报上替自己做宣传,双方都合算,再拒绝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这一次他爽快地接受了。

为了拍好这组照片,73岁的齐白石老人换了一件干净的黑色长袍,他先在画案上作画、提款、盖印,然后又拿起了刻刀认真地篆刻,魏守忠从容地拍摄着。不知不觉到了晌午,齐白石留魏守忠在家吃饭,席间,他们还探讨了摄影方面的问题,不过只是泛泛而谈,并未深入交流。午休以后,齐白石又换了一件干净的白色长袍,一会在桌子上写诗,一会又拿着一本书阅读,弟子吴迪生在一旁打下手,魏守忠圆满地完成了拍摄任务。

为《良友》画报题字  魏守忠摄

齐白石与他的及门弟子  魏守忠摄

齐白石篆刻  魏守忠摄

每次作书画姬人为之陈纸、磨墨  魏守忠摄

用写生法写意,以写意法写生  魏守忠摄

题款盖印  魏守忠摄

庭前纳凉 魏守忠摄

齐白石正在阅读  魏守忠摄

齐白石正在披阅古今碑帖  魏守忠摄

齐白石在书画之余还喜欢作诗,其风格兼陶渊明、谢灵运之雅。  魏守忠摄

齐白石一生所拍照片不是很多,组照就更少了。日伪统治时期,有一位德国女摄影家曾给齐白石拍了一套组照,因抗战的原因,这套组照流传并不广。而《良友》画报当时在国内发行量极大,齐白石的组照又拍摄于抗日战争之前,所以,人们对齐白石的这套组照印象极深。

赞(1
返回上一层 【老照片老故事】
评论
抱歉,您需要 登录 才能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大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