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大奖寻找全球十佳摄影师——2017全球摄影网“森特杯”国际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第二届“中国夜市”主题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第八届手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二届高校联盟摄影联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四届中老年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四届学生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返回上一层 【摄影课堂】

欧文·佩恩:拍一块蛋糕也能成为艺术品

日期:2017-07-19 13:12   来源:全球摄影网   作者:Mathilda   责编:陈雯欢   阅读:15255
字号:加大 缩小

1917年6月16日,美国新泽西洲名叫Plainfield的小城中降生了一名新成员,他便是日后在摄影名人堂享有一席之地的——欧文·佩恩(Irving Penn)。佩恩还是20世纪每次提及时装摄影时,评论家们口中永远逃不掉的名字。

佩恩摄影作品的题材极为广泛,不论商业合作还是个人创作,均有诸多颠覆前人的观念。在他长达60多年的创作历程中,从《Harper's Bazaar》到《Vogue》杂志,从品牌Issey Miyake到Clinique,都有其创作的足迹。

Irving-Penn-reviewing-camera-negatives-for-Chimney-Sweep-London-1950.-Gelatin-silver-print.-%C2%A9-The-Cecil-Beaton-Studio-Archive-at-Sotheby%E2%80%99s.jpg

回顾佩恩的职业生涯,无论是时代变迁,艺术形态启蒙,还是战争经历,都是成就其成功的关键因素。

佩恩出生那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尚未结束,但他其后的成长时光却正值伟大的盖茨比时代的来临前夕。那是整个美国被理想与抱负满载的时代——经济繁荣与大规模工业生产的发展,使得曾经对平民遥不可及的工业产品的价格一下子变得十分亲民。这些工业产品有汽车、各式家电,自然也包括了相机。

相机这种对艺术家有着致命诱惑力的玩物,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像画笔、颜料一样平常的艺术创作工具。

当时在德国鼎鼎有名的包豪斯设计学院里,艺术家Laszlo Moholy Nagy对摄影技法的重视程度首次超过了绘画,而巴黎同样也有位优秀的设计师Alexey Brodovitch对摄影的青睐度空前高涨。

由于大批欧洲移民涌入美国本土,使美国艺术设计同步接触到来自欧洲的新气息。巧合的是,Alexey Brodovitch也是佩恩大学期间的导师,这使得佩恩在毕业后,顺理成章地做了老师在《Harper's Bazaar》杂志任职时的工作助手。

1-1-13.jpg

Alexey Brodovitch和他担任美术指导的Harper's Bazaar杂志封面

虽然只是个助手的职位,但让佩恩有机会接触到当时与杂志社合作的艺术大师,其中就包括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萨尔瓦多·达利。如果说佩恩在大学里学会的只是技能,那么真正使他打开视野的,便是这段工作经历中与艺术名家的共事机会。

佩恩的妻子Lisa Fonssagrives-Penn

后来,初出茅庐的佩恩很快被《Vogue》杂志的艺术指导亚历山大·利伯曼看中,并担当了杂志的封面拍摄,这也算是佩恩职业摄影的开端。不幸的是,在佩恩从事工作不久,美国便被迫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

不知是否因为道德驱使,佩恩突然决定离开《Vogue》杂志,从军当了一名战地摄影师。

6152.jpg

Irving Penn在意大利,1945年

尽管时尚杂志在战时不受舆论推崇,但美国军方依然采购了大量时尚杂志,投放到前线战士的手中,借以消遣读物的名义以慰藉士兵的血腥记忆。因此,时尚媒体并未因战时舆论反对而销声匿迹,这也解释了为何在战后佩恩回到《Vogue》杂志时,依然能找回为其保留的创作舞台。

1-5-5.jpg

在时尚媒体长期从业的佩恩,其题材免不了大量的人物拍摄。但时尚摄影中的人物拍摄又极为特殊,引用摄影历史学者Naomi Rosenblum的话,即“时尚摄影,既算不上严格意义的广告摄影,又算不上严格意义的肖像摄影。”

到底衣服本身是主角,还是模特更重要?这一直是佩恩时尚摄影创作中的核心议题。

1-6-5.jpg

在佩恩看来,衣服和人物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二者结合后的体态。于是,他大胆采用纯色背景,来衬托模特穿衣之后所呈现的体态节奏。

1-7-5.jpg

身处时尚领域,佩恩接手了大量的名人摄影。诸如萨尔瓦多·达利、勒·柯布西耶、希区·柯克、奥黛丽·赫本、伊夫·圣·洛朗、毕加索等。当时,大半个西方文艺精英都曾与佩恩打过交道。

英格玛·伯格曼

伊夫·圣·洛朗

川久保玲

阿尔·帕西诺

萨尔瓦多·达利

伍迪·艾伦

在名人肖像的拍摄手法上,佩恩还特别喜欢将人物安排在狭窄的V字型墙角处,然后使用大画幅Sanderson相机的移轴功能改变透视,使画面比例失衡。

有时,佩恩会连续释放快门,对被拍摄者的同一个动作拍摄数十张,甚至几十张。据说,佩恩的最高拍摄记录是对同一个模特的同一姿势拍了200张。

芭蕾协会The Ballet Society

美国女画家Georgia O’Keeffe

若仔细观察被佩恩拍摄过的名人的眼神,就不难发现他们清一色的疲惫倦态,而这都是被佩恩在摄影棚长时间拍摄所折腾出的不耐烦情绪(也可以理解为,不加掩饰的放松情绪)。他认为,人像作品是在用情绪雕刻真实,而人只有在疲惫时才会流露出所谓的情绪。

1011-1.jpg

从左至右依次为:毕加索,卡森·麦卡勒斯,安藤忠雄

不过被佩恩“折腾”过的名人中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奥黛丽·赫本。据说,在佩恩为赫本拍摄肖像拍到几十张时,他突然对赫本说:“对不起,我刚才没有装胶片。”话音刚落,本以为赫本小姐会雷霆大怒,出人意料的是,赫本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并说:“我刚才也只是热热身。”

102-3.jpg

奥黛丽·赫本

事实上,佩恩的相机里一直都有胶片,他只是觉得眼前这位女孩总是笑得太有活力,便试着去调侃一下,显然佩恩的伎俩没有奏效。但也有人说,当时奥黛丽·赫本已有些疲惫,只是赫本疲惫时的笑容都美得无可挑剔。

作为一名职业摄影师,若只拍摄一种主题,其一生可能无聊透顶。对于佩恩来说,裸体摄影以及社会素人摄影,便是他厌倦了时尚名人题材后的新尝试。

08-penn-met.jpg

素人摄影是佩恩异国旅行中的意外收获。他曾携带简易摄影设备游历法国、英国、南美,甚至太平洋岛国等国家,以当地素人为拍摄对象,用大量的胶片记录下百姓的日常风貌,其中包括厨师、消防员、街边小贩、矿工等诸多社会底层大众。

1-9-4.jpg

在佩恩诞辰100周年之际,他的摄影作品受到空前瞩目,其代表作的市场价格更是达到了10万美元以上。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也于今年6月以佩恩百年诞辰为名,搜集了他上百幅不同时期的力作,策划了名为“Irving Penn Centennial”的回顾展,此次展览也是有史以来有关佩恩最全面的展览。

20170719092520640.jpg

201707190925201264.jpg

赞(2
返回上一层 【摄影课堂】
评论
抱歉,您需要 登录 才能评论
最新大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