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返回上一层【获奖专访】

用镜头发声:老年病人的暮年生活谁来守护?

2020-01-14 14:18全球摄影网余丽燕田芬39056

上一篇: 三次进“沟里”的摄影师宋林继,用影像记录藏族夫妇的荒野大爱

下一篇: 加大 缩小 字号:

“我时常在想,人到最后,为什么要回到婴儿般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在敬老院中,看到一位因患病导致语言障碍的老人一直大哭,没见过这种场面的我一下子不知所措,一旁的护工却很轻松地懂得老人哭闹的原因,用注射器取了水送到老人口中,老人便安静下来。看出我的惊讶后,她告诉我,老人刚刚在她的手心写了一个‘水’字。还有一次,我注意到一整排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病房前,有扇门前别了两只花,护工告诉我,这个病房的病人患了老年痴呆症,不记得房间号,只认识这朵花……”摄影师余丽燕在接受全球摄影网采访时,讲述她在拍摄系列作品《守护》时的经历。

微信图片_20200113162246.jpg

患阿兹海默症的老人,门口别着两朵花才能认出自己的房间  ©余丽燕

这些只是三年来她穿梭于徐州市以及县乡村大大小小的敬老院、护理院、社会福利院、老年康复医院和老年公寓的一小片段,老年人的生活往往是孤独的,而老年病人的生活更是在孤独之上增加了病痛的折磨。三年的时间,余丽燕拍摄了数百位老人的生活影像,其中八成以上是失能老人,她目睹了许多的无助与孤独,也见证了许多生离死别;她将这些集结在镜头之下的瞬间编辑成影像图集《守护》,希望能通过影像的力量呼吁社会多给老人一些关爱。

摄影师余丽燕,2019年初她凭借系列作品《守护》在“安图杯”国际摄影大赛中荣获“优秀摄影师”大奖。


失能老人的生活,比想象中更加无奈

我对老年人群体的拍摄起始于一次偶然的经历。三年前,我陪朋友去老年病医院看望她的母亲。老人八十多岁,已经在那里住了好多年。之前,我没有去过这种全是老年病人的地方,一走进医院的走廊,两侧放着两排轮椅,靠着墙壁向远延伸,很震撼。以一个摄影爱好者的敏感度,我立刻感觉到,在这个特殊的地点,一定能拍出特殊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200113162112.jpg

老年病医院走廊的两排轮椅   ©余丽燕

随之我去了其他病房,脑梗死、半身不遂,老年痴呆……几乎都是失去了自理能力的老人。过去只是在新闻、书本上了解到,中国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因为一直没有去到这种老年人聚集的地方,没有那么深刻的感受。特别是周围大多是健康的老人,看到的也都是健康的生活,这些失能老人生活的艰辛却是第一次真正感受到。

中午开饭的时间,我正好走到一个很小的病房,两张病床对在一起,形成一个对称的构图,我随身带着相机,就这样拍下了第一张照片。

372870_1000.jpg

两名护工正在照顾患病老人吃东西   ©余丽燕


护工充当了老人生活中的拐杖

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在患病老人的生活中,陪伴左右的不是老人的子女,更多的是护工。他们是老人们暮年生活中亲密的朋友,也是生活中的拐杖。在我镜头中出现的护工,拍摄的主题都定格在“责任”二字上。

82岁的老人李广生患病多年,一位杨姓大姐是他的护工。生活中,李广生老人对杨大姐的依赖胜过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次,我抓拍到了这样一个镜头:老人鼻孔插着饲管,艰难地坐在轮椅上,向杨大姐耳语。杨大姐一边神情专注地倾听,一边用左手轻轻抚摸老人的手指……这个瞬间深深打动了我,我用一“静”(倾听)一“动”(抚摸老人的手指)两个细节,诠释了这位护工对老人的呵护深情,也体现了护工对老人真诚关爱的高度责任感。

372873_1000.jpg

守护   ©余丽燕

还有一位姓秦的阿姨,今年87岁,是江苏徐州一家老年病医院的老住户了,多年前的一次脑溢血使她不得不长期通过鼻饲进食,每次起身活动都得依靠护工抱着。上百斤的重量都天都要压在护工的小身材上来回几次,护工却从没有因此心生怨言。有的护工甚至需要24小时照看,累得时候手里拿着馒头趴在老人病床上熟睡。

372861_1000.jpg

372908_1000.jpg

372944_1000.jpg

372925_1000.jpg

©余丽燕

洗澡、剪指甲、逗老人开心……护工的照顾无微不至。每每看到这样的画面,我却总会生出莫名的心酸,他们在老人的生活中扮演了不可替代的角色,他们对老人的关爱和陪伴胜过家人,但在老人的心里,他们真的能够替代家人带来的温情吗?


大多数老人,心里是想回家的

有些老人在医院住了很多年,已经忘记了家人的样子,对家人的思念却不减毫分。就像下面这张图,一个97岁的老太太,拉着一个志愿者的手,叫着儿子的名字。有时我会问那些清醒的老人:“你们愿意住在这吗?”有的人还是想多和子女在一起。

去年除夕,我去一个医养结合的机构看望朋友。一个坐轮椅的老头,使劲拉着墙上给老人练习走路的长长的扶手,不愿意进房间。他看起来也有八九十岁了,就在那里闹脾气。护工说,今天是年三十,他要回家。他儿子昨天来看过他,就说今天不接他回家了。我摸摸他的手:“你要听话,不要闹了……你儿子不是来过了嘛……”讲的全部是哄小孩的话。他居然也就静下来了,从他看我的眼神里,我觉得他听懂了。

372919_1000.jpg

老人拉着志愿者的手,叫着儿子的名字  ©余丽燕

还有一次,赶上敬老院的吃饭时间,其他老人都埋头吃饭,只有一个老太太时不时站起来,把着窗户栏杆向外望。旁边的人说,她在等家里人,时间到了,人却迟迟不出现。一眼望过去,在这个长长的走廊里,老太太还是有点孤独的。后来有人告诉我,她没有儿女,到最后,我也不知道她等的是什么人。

372871_1000.jpg

无尽的期盼与等候  ©余丽燕


选几张开心的照片作结尾,希望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我拍摄的这些图片里,冷的画面比较多,有些人感觉很惨烈,不太能看。我原来也是不能看这些场景的人,后来习惯了一些,我觉得还是需要这些真实的画面,给人们灵魂深处那根最脆弱的神经带来一些震动。希望人们看到这组作品以后,能够多给老人一点关心和关爱。

后来,我也有意识地去拍摄了一些“老有所乐”的场景,比如老年模特、老人跳广场舞、老年大学里的活动。前几天,我还在公园里看到一个场景,一对夫妻推着我们小时候玩的那种铁环,两个人在一起,体现暮年时的陪伴。

在编辑排列方面,我主要考虑的是,把《守护》里要表现的故事,让读者看明白,说清楚,按时间顺序和故事发生的先后进行排列,我特别选了几张开心的照片作结尾:有一张乡里敬老院的老人们正在为八十多岁的孤寡老人过生日,场面非常温馨;还有一张正赶上六一儿童节公园里免费发棒棒糖,一个乖巧的小孩儿把刚得的棒棒糖送给了爷爷奶奶,他们开怀大笑的场景;最后一张是老年合唱团正在公园唱起儿歌的一幕,坐轮椅的退休老人坐在最前面,后面的老人有的吹着口琴,有的摇着蒲扇,画面特别欢快。

乡村敬老院里孤寡老人的生日派对   ©余丽燕

拿到棒棒糖后开心的老两口   ©余丽燕

唱起儿歌的老年合唱团   ©余丽燕

希望老人们的生活如同影像的结尾一般充满着爱、陪伴、欢乐。

3 1

返回上一页【获奖专访】
300
全部留言

再度春秋2020-01-29 17:38

图文并茂!学习欣赏。

0回复

相关文章推荐

昌平首届“幸福老人笑”摄影大赛征稿启事2016-12-16

照片以老人的幸福、老人的微笑或大笑、老人的科学生活、老人的精神面貌等为主,要扣紧“尊老、敬老、爱老、助老”这个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