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返回上一层【获奖专访】

Stéphane de Rouville:当你想被别人接受的时候,你必须尊重并融入他们的生活

2019-06-21 16:27全球摄影网海螺田芬36417

上一篇: 项新平:专注记录身边事十余载 终为精神病患者解开密封多年的枷锁

下一篇: 从旧房到高楼:十组家庭的今昔对比映射时代变迁 加大 缩小 字号:

“加布拉人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动物身上,当动物们没有更多草食用,或者营地周围没有充足的水源时,牧民们必须进行迁移,满载行李的驼队是部落土地上最常见的风景。这样的生活其实并不自由,相反却很艰难,而且是一种别无选择的生活。

尽管如此,加布拉部落族人还是有着强烈的部落归属感,并为自己的文化感到自豪。他们会把‘我是加布拉人’放在首位,而且把加布拉看作一个永远不会被现代化和外部世界打破的整体来看待。对于定居的加布拉人来说,无论在哪儿,他们都必须随时协助部落最重要的仪式,否则部落很难被看作是一个整体。”

421600_org.jpg

《加布拉族:传统的中心》  ©Stéphane de Rouville

这是法国摄影师史提芬·德·鲁维尔(Stéphane de Rouville)为我们描述的加布拉部落的生活,他们顽强抵抗着现代文明的侵蚀,遵循传统的生活方式,勤奋而乐观……史提芬与加布拉族人共同生活了三个月,为我们呈现了《加布拉族:传统的中心》这组作品,将加布拉族真实的生活带到我们面前,搭房子、饮骆驼血、赶着驼队大迁移……这些陌生而真实的画面,令生活在现代文明中的我们不由得从心底生出敬畏。

421582_org.jpg

421618_org.jpg

421602_org.jpg

©Stéphane de Rouville

1

骆驼血实在难以下咽,但我别无选择

全球摄影网:与加布拉部落相处三个月的旅行中,有没有令你印象深刻的故事?

史提芬: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到达营地的第一个晚上。当时那里有10个年轻的骆驼牧民,问我是否喝过骆驼血。我回答从来没有,他们建议我必须要尝试一下。为了表示尊重,我欣然答应了这个提议。

421583_org.jpg

©Stéphane de Rouville

当他们没有足够的固体食物可以食用时,他们就将骆驼奶和骆驼血以1:1的比例混合饮用,甚至能以这样的方式生存近一个月。几个年轻人一起放倒骆驼,收集了一升骆驼血,然后将其与1升骆驼奶在碗里混合,形成一碗粉红色的混合液体。他们把碗递给我,我开始以为这一碗是给在场所有人的,只尝了一口,便把碗传给旁边的人。但当我被告知这一整碗都是我自己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拒绝的。当时我既不饿也不渴,很难喝掉两升的任何液体......我强迫自己,尽所能喝了将近一升,并对剩下的一半表示歉意。牧民们笑着说:“没关系,明天早晨喝掉剩下的就行。”第二天,血和奶都凝结了,实在难以下咽。但我别无选择,干了碗里剩下的混合物。

当你想被别人接受的时候,你必须融入他们中,并按照他们的习惯生活。

421606_org.jpg

©Stéphane de Rouville

全球摄影网:当地部落牧民有没有受到现代文化的影响?

史提芬:当然,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加布拉人被“文明之光”所吸引,梦想着外面的世界,但长辈们足够睿智且意志坚强。其中一名已经定居的加布拉人告诉我,他们的村庄曾经拒绝了电力公司准备为村子免费安装的风力发电项目。我听到后连忙惊讶地问为什么,他的回答是:“新项目的建设将会给村庄带来巨大损失,随之而来的新产品、新的食物、新的人、新的疾病......新的一切。这些变化是如此的残酷和不可预测,以至于我们现在对这样的新事物感到恐惧和不信任”。

421608_org.jpg

421596_org.jpg

©Stéphane de Rouville

2

和他们在一起,我感觉自己既拥有了更多,又拥有了更少

全球摄影网:你是如何获得被拍摄者的信任的?

史提芬:你必须把握三个主要的关键词:时间、沟通、接触。

在进行部落旅行之前,我学习了一些斯瓦希里语的基础知识——除了英语以外的肯尼亚官方语言。虽然生活在丛林中的加布拉人只会说他们自己的语言(博拉纳语),但斯瓦希里语确实帮助我接触到一些已经定居并受过教育的加布拉人,他们把我引荐给“传统”的加布拉人。

421586_org.jpg

©Stéphane de Rouville

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证明自己能在恶劣的条件下长时间行走、能在丛林中席地而睡、能食用简单的食物。在与他们相处的过程中,我总会带上以前旅行拍的照片,这样他们就可以理解拍照片是我的爱好和热情所在,并没有什么“隐藏”的兴趣或目的。久而久之,他们觉得你对他们没有危险和威胁,或者不会成为负担,他们就会接受你。

全球摄影网:拍摄这一系列作品,对自身以及加布拉族人有哪些影响吗?

史提芬:每段我和游牧部落在一起相处的时光,都让我倍感珍惜和舒适,我会感觉自己拥有了更多的东西,在情感上更丰富;同时也拥有了更少的东西,因为我的一部分灵魂和他们一起留在了那里。

421621_org.jpg

©Stéphane de Rouville

这次拍摄会对生活在那里的加布拉人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我尽量尝试通过分享共同度过的时光来适应他们,而不是“导入”我们的“生活方式”或“思考方式”,这是将影响最小化的最好方法。

3

记录濒临灭绝的文化,是必须要做的事

全球摄影网:你期望从此次摄影中获得什么?

史提芬:我决定把我的摄影作品奉献给那些最后的旅行车队和游牧的生活方式,更广泛地说,是奉献给濒临灭绝的文化——它们是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部分。为了提醒我们记得自己从何而来,为了证明世界文化的丰富性和多样性,我认为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清单中的一项......

当然,质疑的声音会有很多,比如:这能使其他人产生梦想吗?这能使我们的想法变得不同吗?……正因为关注才会有不同的声音,我很高兴能够听到这些!

421619_org.jpg

©Stéphane de Rouville

4 1

返回上一页【获奖专访】
300
全部留言

相关文章推荐

2019年度“安图杯”国际摄影大赛影像故事——影世形缘2019-06-11

用影像解读世界,2019年度“安图杯”国际摄影大赛已经开始征稿了,富有才华的摄影师们已经开始奉献了一段段精彩的影像故事。将目不可及的另一个世界带到我们眼前。在这里,旁观他人的喜怒哀乐,享受情感的共鸣与欢愉。在这里,欣赏四季轮回,体味人间百态。今天,从中选登一组《影世形缘》,供大家欣赏学习。

全球摄影网第11届手机摄影大赛截稿在即!2019-06-06

全球摄影网手机摄影大赛自2019年2月1日开始征稿,截止到今日,已经收到来自全球各地的摄影师及摄影爱好者提交的近5千幅优秀手机摄影作品,充分展现出了手机摄影独特的魅力和巨大潜力。目前,距离大赛截稿只剩 2 个月,大家不要错过最后的投稿时间,抓紧参赛,丰厚奖金等你来拿!

2019年度Pink Lady美食摄影大赛揭晓,全球摄影网十佳摄影师拔得头筹!2019-05-31

日前,一项以“美食”为主题的摄影大赛——Pink Lady美食摄影大赛揭晓了2019年度的比赛结果。该赛事创办于2011年,素有美食摄影界“奥斯卡”之称。令人振奋的是,本年度大赛的头奖由中国摄影师廖建辉凭借拍摄于河北涉县村民们集体庆祝女娲生日的一幕摘得,赢得了“年度美食摄影师”称号,奖金5000英镑,并受邀出席了在英国伦敦举行的颁奖典礼。廖建辉曾在2017年度全球摄影网首届百万大奖国际大赛中荣获“全球十佳摄影师”提名奖,时隔两年,又获国际大奖,在此由衷地祝贺廖老师。

“咔嚓瞬间,邂逅长白”长白山手机国际摄影大赛4月获奖名单2019-05-27

“咔嚓瞬间,邂逅长白”长白山手机国际摄影大赛4月赛已经顺利结束作品征集和评选工作,依照赛事征稿启事规定,共评选出优秀奖30名(开放组20名,长白山组10名),以及由网友投票选出的人气作品10名(开放组和长白山组各5名)。现将4月赛的获奖名单予以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