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大奖寻找全球十佳摄影师——2017全球摄影网“森特杯”国际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第二届“中国夜市”主题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第四届学生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四届中老年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八届手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二届高校联盟摄影联赛征稿启事
返回上一层 【获奖专访】

探索于世界边缘 走近独立女摄影师辜笑

日期:2017-07-28 10:22   来源:全球摄影网   作者:海螺   责编:田芬   阅读:17774
字号:加大 缩小

初次看到辜笑的照片,完全一幅年轻女孩的模样。很难想象那些大气磅礴,震撼人心的作品出自她手。2017年,她先后获得多个国际摄影奖项,在前不久公布的法国PX3摄影奖中,她一举包揽年度报告组和旅行组两个组别的奖项。

今天我们来走近这位年轻的独立女摄影师。

 头像.jpg

辜笑,生于北京,因家人工作的原因,她的童年有很长一段时间在藏区及多个不同省份生活和学习。这段经历造就了她对多样文化,民族风俗和自然环境的强烈兴趣,也启发了她后来选择用镜头去记录珍贵的自然风光,关注边缘人群,进而成为她的摄影创作方向。

为了拍照,几年间,辜笑先后去过南极、北极、肯尼亚等地,还攀爬了位于坦桑尼亚被称为“非洲屋脊”的非洲最高山——乞力马扎罗山。很多人不畏险远,为了一睹世界之观的真容,但辜笑却更侧重于关注这些地方的自然人文环境,正如她给自己定义为探索纪实摄影师,“比起世界上万紫千红的大好河山,我更愿意记录或绮丽恢宏、或触动人心的美好瞬间”。

1

一路探索 一路前行

记者:了解到您去过很多险远地区,听说去南极更是要经过魔鬼西风带,拍摄难度可想而知,是什么动力让您坚持前往呢?

辜笑:很多地方确实挺艰苦的,也会令人充满了恐惧。我想起我在冲顶乞力马扎罗山的时候向导的一句话,当时又黑又冷,走在那条看不到尽头的路上,我真是一度想放弃。我记得向导对我说:“向前看,前面充满希望,不要向后看,更不要让恐惧阻止你”,后来想想这话真是挺有道理的。很多事儿,很多地方,我们并不是没有能力去,而是我们首先就自我否定了自己,被恐惧所支配了,从而也错过了很多美好。

《漫步云端——乞力马扎罗山登山搬运工》 ©辜笑 摄于非洲屋脊乞力马扎罗山

记者:去这些地方拍摄,对器材有什么要求吗?

辜笑:器材简单来说就是保暖防湿少折腾。保暖既是对人,也是对相机,低温环境电池会消耗的比较快,最好把备用电池贴身装着。防湿则是因为极地的气候变化非常快,这会儿看着有太阳呢,过会儿就飘起雨夹雪来了,所以要给相机带上防水设备。少折腾主要是对镜头来说的,极地室外换镜头比较麻烦,最佳办法肯定是双相机分别配长焦和广角,但问题一个是背着比较累,另一个是成本比较高。我通常是大变焦加go-pro再加上手机,这样也能兼顾一下。

《漫游冰川》 ©辜笑 摄于南极

记者:如果去到一个地方,到处都充满震撼,很多摄影师都有一种无从下手的困惑,您来说下,怎样寻找的合适的角度?

辜笑:我觉得你的这个问题挺好的。如你所说,如果一个地方到处都充满震撼,确实很难下手,容易分不清主次。我自己比较喜欢大处见小,小中见大。如果在一个比较广阔的场景,又不好区分层次,我倾向于去抓住细微的点来构图,比如一大片冰川地区虽然洁白壮丽,但也略显单一,不如抓住某几块有意思的冰川来选择视角。反过来,如果是在一个非常细小的区域,那我更习惯利用好天地来制作出广阔的效果。

©辜笑 摄于土耳其的卡帕多西亚地区


让需要帮助的人们进入大众视野

记者:谈下您的摄影理念吧!

辜笑:我的摄影理念很单纯——让需要帮助的人们进入大众视野。在校读书及工作期间,我参加了各种不同的公益活动和志愿者组织,活动内容多为帮助社会边缘人群,包括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打工人员子女,临沂地区无钱医治的唇腭裂儿童,非洲难民营的妇女儿童,后来到美国读书后又加入过帮助服刑期满即将回归社会的人员的组织。这些经历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上美好掩映的伤疤,笑容背后的无奈。我认为作为一个摄影师,我有义务把我看到的,感受到的沉重现实尽量还原和呈现给大众。

记者:作品《达达布的孩子们》2017年度法国PX3专业组的奖项,能跟我们说下这组图的创作过程吗?

辜笑:达达布位于肯尼亚东北部,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营,这里居住了约30万人。这组照片拍摄于我在达达布做志愿教师期间,当地环境恶劣,条件艰苦,居民们普遍居住在塑料布搭建的窝棚中。孩子们每天只有一顿午饭,也只是一杯简单的,用玉米粉熬的糊糊。恶劣的环境下到处都能看见苍蝇,有时苍蝇布满孩子们的脸。但是触动我的是,即使生活、学习条件限制重重,孩子们依旧展现出了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烂漫,对珍贵知识的渴求,以及对外部世界的好奇。

201707280844557211.jpg201707271437295187.jpg

《达达布的孩子们》 ©辜笑 

记者:您觉得在这过程中,摄影起到了什么作用?

辜笑:我前面也提到了,我曾经在一些致力于改善边缘人群状况的机构和组织做过志愿者。正是在与他们沟通和互动中,我意识到虽然短期的志愿活动具有一定现实意义,但由于每个人在特定时间内只能做一定量的事情,它也具有一定局限性。用长远的眼光来看,帮助边缘人群最好的办法是让普罗大众了解他们的生存状态,让群众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群人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生存,从而能够集中社会资源,为边缘人群提供相应的关注和帮助。社会大众对边缘人群们的了解多为透过媒体宣传,摄影恰恰是一个绝佳的途径,它以真诚打动人,而非哗众取宠,这也是我选择把拍摄的那些照片整理投稿的原因。

3

一点参赛建议

记者:您参加的多是国外的摄影赛事,您觉得国外赛事和国内的赛事在评判标准上有什么不同吗?

辜笑:我觉得不管是国内的赛事和国外的赛事,评委们都是希望通过作品感受到作者的真情实感。我举个例子,2016年的世界新闻大赛的年度照片是澳大利亚摄影师沃伦·理查德森的《渴望新生》(Hope for a New Life)。据他描述,那段时期他每天跟着难民队伍行进,自己俨然就是一个从叙利亚战火中逃出奔赴新世界的难民。这幅作品的拍摄时间是凌晨三点多,为了躲避警察他连闪光灯都不敢开,借着月光拍下了这张模模糊糊的照片。如果单从图片质量上来说,这幅作品肯定不能算是理想,但评委们看重的是这幅作品背后那份沉甸甸的真实。

8-1.jpg

《梦想》 ©辜笑 摄于肯尼亚首都附近的一个小村庄

记者:此次您也担任Golden Orchid比赛的评委,作为评委您对参赛者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辜笑:第一是希望大家投稿的时候仔细阅读规则,如果因为不符合参赛要求导致作品无法被评审,那就非常的可惜了。第二是我个人觉得好的作品应该重内涵,轻修饰,不过分追求后期技术,不要过于刻版化。

记者:您对以后的摄影生涯是怎么规划的?

辜笑:摄影生涯的规划有点儿大了,还真是不太好回答。不妨说说我近期的计划,我接下来打算去加拿大的纽芬兰地区拍摄当地的风土人情,了解一下纽芬兰渔场因为人类的过度捕捞消亡后当地居民的生存状况,希望能够继续将大众的注意力引导到平时不容易着眼的地方。

7.jpg

《死亡之树》 ©辜笑  摄于塞伦盖蒂草原

赞(5
返回上一层 【获奖专访】
评论
抱歉,您需要 登录 才能评论
最新大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