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大奖寻找全球十佳摄影师——2018全球摄影网“森特•安图杯”国际摄影大赛 “醉美安图 明媚春光”2018春季主题国际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第十届手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二届高校联盟摄影联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五届中老年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五届学生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正在改版中,11月18日新版上线,敬请期待!
返回上一层 【名家故事】

王文澜:八块钱的相机也能拍出好作品

日期:2016-04-25 13:36   来源:人像摄影   作者:   责编:任美玲   阅读:6728
字号:加大 缩小

摄影:王文澜

摄影家王文澜是第一届人像摄影十杰获得者。他有句名言是:即使八块钱的相机也能拍出好作品。这当然不仅仅是一个比喻,更多的是基于对摄影的一种理解,因为在王文澜看来,技术与器材是第二位的,拍摄者的思考和眼光才是关键。在器材易用度越来越高的今天,对职业的摄影师而言,“带着自己的脑子去拍照”这句话显得尤为重要。

你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记录下来,哪怕是那些有意义、有价值的东西。

——王文澜

王文澜

您曾说过,摄影人应考虑的问题有两点:第一是拍什么,第二是怎么拍……

王文澜:最早学习摄影的时候,关注的是“怎么拍”,这主要是指一个技术问题,后来技术过关了,着眼点就落在“拍什么”这个层面了,因为你发现这个(拍什么)其实才是摄影第一要考虑的要素。

早期我们玩相机,就是拍一些简单的纪念照,“到此一游”之类,那时候关注怎么曝光,怎么对焦的问题。进入职业摄影这个阶段,面对的问题就变成如何选择拍摄的对象,需要知道“拍什么”,这才是摄影人第一需要考虑的问题。

从您的拍摄实践来看,您是怎样处理“拍什么”这个问题的?

王文澜:(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进入新闻摄影领域,需要通过摄影来反映时代,体现时代生活,那么如何体现?这就是一个“拍什么”的问题。

当时的中国社会,主要变化是发生在思想层面和社会生活的深处,这种变化不太好表现,尤其按照我们以前拍摄大型历史场面的经验来看,这些隐藏在社会生活内部的东西让你无从下手。我记得当时一些外国摄影记者的作品给我很大的启发,他们选取的拍摄对象似乎很普通,但内涵深厚,看似寻常,但往往通过对细节和小事物的捕捉,实现了对社会生活的忠实记录。摄影师不能总把眼光看着高处,应该放下架子,把自己真正置于社会生活当中去,才能找到真正值得你去拍的东西。

您的很多作品给人一种“当时只道是寻常”的印象,都很普通的场景和细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渐显示出耐人寻味的意味——这种效果是无意中产生的,还是来自一种明确的创作原则和方法?

王文澜:这当然不是无意识产生的。我认为一个好的摄影师应该是学者型的,就是说,你不能只关注摄影本身这点事儿,你要对社会生活有自己的研究和认识,这样才能在选择拍摄对象的时候有独立的判断,拍到别人眼中所谓的“寻常”景象。比如我有一张照片拍人们拿暖壶打啤酒——这在当时是很普通的场景,但我意识到它很有时代特色,而且它行将消失,这照片如果当时来看,觉得没什么,今天回顾,就能发现时代的印迹在其中。

1984年的北京崇文门

您的职业是摄影记者,难免会遇到一些任务型、宣传性很强的大场面拍摄,这和您一般的创作思路能贴合吗?

王文澜:摄影师应该明确一点,就是你不论去拍什么,都要带着自己的脑子去拍。工作任务当然必须完成,要按照编辑的要求、版面的需要来拍摄特定的内容,但这不能取代你自己的思考和观察,你要有自己的视角和拍摄方式,在完成任务的同时,体现自己的东西。摄影师如果只会按照给定的要求去拍摄,没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肯定没办法拍出真正有价值的照片。

你曾说不太喜欢被摄者看镜头的东西,这如何理解?

王文澜:我倾向于不让被摄者看镜头,但也不会排斥这种拍法。我的习惯是,只有当需要被摄者看我时,在这种特定的场合下,我也这么拍,但是多数时候,我尽量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尽量不去干扰被摄者,选取我认为合适的瞬间,把他拍下来。我的习惯是把自己尽量融入到要拍摄的生活当中去,把眼光完全放下来,不要带着一大堆机器,衣服是黑的,不要让人注意到你,最好相机也是黑的,让镜头“暗中眨眼”,这是我一般的工作状态。我基本不用闪光灯,相机也是越小越好。

作家王朔

你曾获得“人像摄影十杰”的称号,这种题材与新闻、纪实题材有所不同。您如何处理“人像”这种题材?

王文澜:我拍人像的经验是,首先你要了解被摄者,才能拍到恰当的图像。这里所谓了解不一定深入调查,更多是一种观察和熟悉,即便你没和他讲过一句话。

您拍得多吗?我们看到有两种拍摄方式:大量拍摄然后细心挑选;惜墨如金拍一张算一张,这二者您更靠近那一种?

王文澜:我拍得不多,只有觉得有把握了,才按下快门。我这种方法是“点射”,不是机关枪。摄影师容易犯一个毛病,就是生怕漏掉什么。不要怕漏掉什么,因为你始终要漏掉的。你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记录下来,哪怕是那些有意义、有价值的东西。摄影师应该关心的是我自己要拍什么,我发现了什么,不要担心拍不到什么,这一点很重要。



赞(5
返回上一层 【名家故事】
评论
抱歉,您需要 登录 才能评论
相关文章
蔡焕松对话李伟坤(一)
蔡焕松对话李伟坤(一) 2016-04-19

我认为,一个好的合格的摄影师应该是个多面手,它考验的是摄影师对摄影器材的运用程度,反映的则是其对社会和人生的深切关注与思索。

顾铮:中国当代肖像摄影简史(一)
顾铮:中国当代肖像摄影简史(一) 2016-04-12

如果说,文艺复兴为西方的肖像画确立表现精神独立的人的艺术传统创造了历史条件,那么这三十多年来中国的社会变化,是不是也为以肖像摄影的方式来确认中国的社会发展变化,尤其是个体的独立与自由的方面的变化,创造了一定的历史的与社会的条件?

朱宪民: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朱宪民: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2016-04-07

刚刚步入摄影领域成为一名摄影记者时,也走过一段弯路,“高大全”、“红光亮”的影像也是我一度追求的目标。但在1979年,卡蒂埃•布勒松的“决定性瞬间”理论深刻地开启了我的摄影心智,他的作品让我感到艺术的力度、严谨、完整,摄影原来和生活可以贴得如此紧!

黑星图片社
黑星图片社 2016-04-05

黑星图片社是一家久负盛名的新闻图片社,已有近70年的历史,它坚守诚信的原则,40余年未变更过电话号码。首屈一指的新闻摄影记者拉尔夫•克兰(Ralph Crane)曾说过:“黑星图片社是我见过的最棒的团队。”

鲍昆:雪月风花近百年(四)
鲍昆:雪月风花近百年(四) 2016-03-31

而且非常可贵的是,这批风景摄影中绝少有旧文人摄影的仿画痕迹和落寞情绪,青春的萌动和富于生命的自然之间的交响,是它们感动观众的主要原因,同时它们也是中国真正现代性风光摄影的登场。因为风景终于获得了摄影师直视的尊重,而不是作为绘画式观看的元素碎片和政治诉求的镜像。

中国摄协召开八届五次主席团会
中国摄协召开八届五次主席团会 2016-03-30

3月25日,中国摄影家协会第八届主席团第五次会议在京召开。

王文澜、邓维担任首届北京“百姓摄影家”总评评委
王文澜、邓维担任首届北京“百姓摄影家”总评评委 2016-03-29

近日,由北晚新视觉网、北京摄影爱好者协会共同主办的首届北京“百姓摄影家”评选总评在北京东五环专业摄影基地“5号影棚”举行。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王文澜、邓维,评论家苏文洋,北京杂文学会秘书长李培禹担纲主评,黑明、卢北峰、赵亢、张莺等共同担任评委。

《儿童人像-2》
《儿童人像-2》 2016-03-21

​这幅作品中,孩子的眼神格外抢眼,无疑是作品的重点所在,若能顺着眼神延伸开去捕捉一个瞬间,会增强画面的力量感。

《儿童人像-1》
《儿童人像-1》 2016-03-17

在这幅人像作品中,作者捕捉到两名儿童非常生动的表情瞬间,每一个儿童的表情都很有趣,但出现在同一张照片中时反而分散了兴趣点。

亚历克斯•韦伯:撕裂者 创造者 合成者
亚历克斯•韦伯:撕裂者 创造者 合成者 2016-03-11

亚历克斯的作品以复杂的构图闻名,但在复杂中似乎又带有逻辑,所谓乱中有序,彻底颠覆了原本就脆弱的模式化构图观念。我想他的观察力已经超过一般人太多了,能同时观察到周围完全不相干并持续进行的人、事、物,以及颜色、光线的呼应,并精准地将瞬间凝结,去完成每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最新大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