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意大利佛罗伦萨国际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第十届手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全国摄影大赛 第七届斑马奖年度黑白摄影师大赛 2019索尼世界摄影大赛 第十六届美国史密森尼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新版试运行中,点这里查看
返回上一层 【名家故事】

于云天:上了摄影这条“贼船”,就别想下来了

日期:2018-08-24 14:37   来源:全球摄影网   作者:于云天   责编:王胜结   阅读:108687
字号:加大 缩小

■喜欢摄影本是缘于绘画,但看来上了摄影这条“贼船”再也下不来了。

我最初喜欢摄影还是缘于绘画。当时拍照片的唯一目的是为绘画收集素材,做参考。那是“文革”时期,我是“黑五类”,初中毕业后没分配工作,呆在家打篮球、拜师学画、吹竹笛、拍照片。

我的美术启蒙老师赵崇甲当时正在创作巨型毛主席雕像,足有五六层楼高。我经常给他当下手,同时用父母为我买的海鸥4B120双镜头相机拍摄雕像过程。用我的海鸥牌放大机放大照片。

1975年,我随父母从大庆调到天津大港油田,被安排在区文化站搞版画创作。下基层画速写时,我常常带着照相机拍素材。一次偶然的机会,宣传部调我去拍新闻纪录片。在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培训了个把月,我扛着“甘光”十六电影摄影机奔赴华北油田会战前线,当年完成一部独立编导、拍摄、剪辑、录音的黑白纪录片并在全区放映。除了拍电影,我还肩负着拍照片的任务。单位发给我两台相机:一台徕卡M3带三只镜头,一台双镜头禄莱120。当年拍的主要是人物,我压根儿没想到后来会专拍风光。

1979年第5期《中国摄影》发表了我的《石油工人冒雪上井》黑白照片,还加了点评。这是我第一次在专业摄影杂志上发表摄影作品。也许是这点成就的诱惑,我愈发喜欢摄影,荒废了绘画。为这事,哈尔滨师大的王振起老师来信对我好一顿批评。尽管后来我有所悔悟,并调到中央美院版画系做系秘书工作,但还是常常与同事在一起神聊摄影。当年到美院本想重归绘画,但看来上了摄影这条“贼船”再也下不来了。后来,还是离开美院,去了《中国民航》杂志社。

去《中国民航》杂志社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儿条件“优越”。我的名字叫云天,冥冥之中可能有某种暗示,我这一生恐怕是要云游天地间。在《中国民航》当记者,一上手就有最专业的设备,而且,有机会到处跑———机票都是免费的。那时候摄影是很奢侈的,真是贵族艺术,普通的摄影爱好者根本没有机会拥有那么好的机器,更不可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这种诱惑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1989年,我因为组照《九歌》获得了中国摄影艺术最高奖———金像奖。我喜欢音乐、喜欢文学、喜欢电影、喜欢绘画……所有这些都给了我很多在从事摄影方面的帮助和启示。现在看起来,我那时的摄影作品每一幅都充满了绘画创作的灵感。也许这就是艺术上的相通吧。

坝上

■在千里走单骑的旅途中,拍出好照片是非常快乐的,但过程的幸福远远大于结果。

20多年来,我差不多走遍了国内最有特点的每一处山山水水,抑或是无人知晓的荒原大漠。很多时候都是独自一人,开着车,带着机器和一直跟随着我的“吃饭家伙”———小铁皮炉子,还有我最钟情的唱片。我和山水对话,在音乐中徜徉,写下沿途的笔记,现在想起来,那是一个独自享受生命欢乐的过程,也是一个和大自然亲密无间的接触过程。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说“行走”这个词,我的行走开始于青年时代。到现在,我还是一个常常在路上的人。

我一直认为:创作需要独思,需要甘守寂寞,需要全身心地投入,才能领悟到自然界充盈于天地间的浩然之气和某种和谐。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独行,喜欢远游,喜欢躲在世界某个隐蔽之处。

1983年7月,我第一次前往呼伦贝尔,第一次进行摄影创作。多年不遇的大水阻断,公路冲坏,我被困草原深处的鄂温克乡一个多月。当时我只带了十几个胶卷、一台尼康FE和一套笨重的玛米亚RB67相机,拍到最后眼看要“断粮”。我想了一个绝招,分别用烟盒的锡箔纸做成两个不同规格的半遮幅的片框,插在相机与后背的连接处,为此16张的后背变成了32张,10张6×7的后背变成了20张,每次拍片都默念拍摄的口诀“挡上拍下,挡下拍上”,以防拍重。后来冲出的片子成了奇奇怪怪的不同规格,而我的最初获奖作品《银河》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仅此一张拍成的。

有一天,我向牧民打听周围是否还有村庄?牧民告诉我顺着河流往北走,沿途都可以见到游牧民,莫日格勒河是牧民放养马的夏营地。“莫日格勒河”———蒙语的意思是弯弯曲曲,我断定在草原深处有更加弯曲的河流,于是揣着几个馒头和几包榨菜,挎上相机背包,向着莫日格勒河纵深走去,就像惠特曼草叶集中的《大陆歌》一样,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银河》就在这漫漫无际的旅途中完成了。多年之后,有朋友问我:你的这张照片在何处拍摄?如此弯曲的河流具体地点在哪里?我回答不出,这似乎已成了心路之旅的一部分,无可寻觅。

我经常想,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毕竟事业和爱好能恰好成为一体的人并不是很多啊。在千里走单骑的旅途中,拍出好照片是非常快乐的,但和那个过程中经历的生死、看到的奇观、遇见的好人、精神上的顿悟相比,过程的幸福远远大于结果。

我一直相信事在人为,生活的乐趣和工作的乐趣都在于自己的创造。这么多年每次独自出行,我都是自己做早餐。我有一个适合旅行的折叠小铁皮炉子,也就是我那个“吃饭家伙”,架上不锈钢饭盒,五分钟就能烧一盒开水。下一包方便面,搁点儿榨菜,切上几块香肠,三分钟就是一顿早餐。这个“小东西”跟随我多年,上世纪80年代末,我云游西部川藏高原时,靠着它,即使在饥寒交迫的时候,还能喝上热咖啡和用汤料冲出来的“美味”热汤。在野外拍摄等光线的时候,我还能把“小东西”架在避风的岩石上给自己烧一杯热咖啡提神驱寒。

《银河》

■那些要上交的器材是我多年相依为命的伙伴,你能想象当时我的心情吗?

没想到,到了44岁,我要重新创业。那时候我曾经承包并且担任过主编的《中国民航》杂志,后来交由重新合作的外商经营,我成了“闲人”。想想看,一个以摄影为生的人,忽然没有了器材,没有了胶卷,没有了浪迹天涯的机会,那是不是就等于一个善于奔跑的人忽然变成了卧床不起的病人?这么多年,我在体制内生存,相机都是最好的,胶卷要多少有多少,想去什么地方,抬起腿来就走,可是,忽然之间,我要把跟随我这么多年的相机交回,以后再想拍照片,首先要自己买机器,买胶卷,而且,那些器材曾经跟随我那么久,是我多年独行路上相依为命的伙伴,你能想象当时我的心情吗?

我写过一篇文章———《永远的F3》,讲我和我当年最钟爱的一台相机的情缘。它的编号为:Nikon 1683769。有意思的是,号码前三位数字的谐音竟是“一路发”,而尾数又是“9”,即个位数中的最高数,恰好是我当年创作《九歌》的写照。我清楚地记得80年代后期,采访拍摄西藏乃至登珠峰的那些日日夜夜。白天,在拍摄现场,这台“F3”从不离身,肩挎左右,活像早期电影中武工队员别着个“盒子炮”,那叫美!乘车途中或是在万仞高空,更是相拥怀抱机不离手时刻准备着。到了晚上,无论是在荒僻小镇还是露宿旷野,“她”始终都是我硬邦邦的枕头,生怕没了。我们就这么“亲密”着“同枕共眠”,度过漫漫长夜,迎来黎明。这台尼康F3,跟随我多年,四角虽然已经磨出黄铜,伤痕累累,但却皮实得令人意想不到。旅途中,常常是裸露在外,随意挎在肩上,任凭风吹雨淋,或是严寒冰雪天气的“肆虐”,但它还真没有给我“掉链儿”……也许是对这台相机怀有的特殊情感,也许是用这台相机拍摄出《九歌》系列作品,使我最终荣获首届摄影金像奖,我一直把“她”视为最爱,尽心呵护。后来摄影器材要求全部上交,可唯独这台“F3”我死活不肯,原因不言自明,是感情太深!直到单位报损,半价处理,连同曾经使用过的玛米亚RB67,我全部买下。毕竟这些老相机曾伴随着我走过那难忘的岁月,早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永不分离了。

《长白上》

■年过四十忽然“一无所有”,我把“尊严”掖在裤腰带上,从头再来。

记得当时没钱,为买这些旧机器,我到处拆借。债务缠身后方知压力不小,年过四十才终于明白,原来“一无所有”。从此,我把“尊严”掖在裤腰带上,发誓从头再来!从不提曾获过金像奖当过主编这回事,并且隐姓埋名直奔商海,四外揽活儿拍照。锅碗瓢盆吃喝拉撒楼堂馆所工业农业乡镇企业名胜古迹寺院陵园活人死人什么都拍,给钱就拍!愣是凭着这张“资深摄影师”的老脸和留给客户的可信度,用这台“F3”和玛米亚,我还清债务,挣回我渴望得到的各种品牌名机。如今这些器材的价值,我曾戏谑地称:驾着汽车背着“别墅”满世界跑。

这个“一无所有”的时期可以说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开始真正地创业。假如是从无到有,那个过程可能是很幸福的,我正好相反,我是从有到无,大起大落,我甚至到了没钱买胶卷的地步,非常痛苦。我给自己取了另一个名字,“雪夫”,不敢用真名,也不愿意用真名,那时候就是想,夫,也就是车夫、马夫,都是靠劳动首先满足最低生活保障的人,我也一样,如果我这样做能养活我的摄影理想,就让我拼老命干活儿吧!

但是平心而论,那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可能我心里始终有属于浪漫主义的理想,多年的工作都是千里独行侠,这个过程,让我懂得了从最底层开始勤奋地劳动,并且也学会了渐渐去理解和应付各式各样过去因为清高而从来不思考的人际关系,这些,其实都是人生的学问啊!

《空林》

■我再也不希望我身边的摄影家们有我44岁那年的经历。

因为有这个过程的积累,所以,到今天,牵头来创办“云天影像空间”一点儿不感觉发憷。它是我和几位合伙人的工作室,同时也是一家经营摄影艺术品的影廊。过去,我们把自己看成是艺术家,宁肯过清贫的生活,也坚持“君子不言利”,很多摄影家名满天下,却囊中羞涩,生活拮据,甚至连基本的拍摄条件也不具备。虽然他们的影响力很大,很多摄影艺术的爱好者都渴望收藏他们的作品,但是一直以来,没有这个市场,也少有人站出来做这件事,也就是搭建一个平台,推广这些作品,让收藏家和摄影家都能受益。

摄影的苦与乐,我在这么多年中深刻地体会了,如果能通过我这个小小的影廊,让更多的摄影人能被市场认知和接受,能给他们带来一些实际的收益,能让他们更有条件、更有动力拍摄出更精美的作品,那是多好的事情!不说更远的理想,就说眼下,我再也不希望我身边的摄影家们有我44岁那年的经历,再也不希望他们重复我和我的老相机之间的那种伤感的故事。这么想下去,我就觉得,这次的创业和以前不一样,如果说“雪夫”那个过程是生活给我的无奈,那么,现在对我来说,就是人生的一个新的篇章。

《神游》

■关于摄影作品的收藏。

近年来,在国际艺术市场上,摄影作品的拍卖纪录一路走高,中国摄影大师郎静山早期作品的价格日渐攀升,美国摄影家爱德华·斯肯泰的风光摄影《池塘月色》在索斯比拍卖行甚至拍出298.8万美元的天价。但在中国,购买或收藏摄影作品的需求仍处于初期阶段。

判断摄影作品的价值,一是具有文献性和年代久远的老照片,二是当代的带有试验性的观念艺术摄影,三是具有较高品位和观赏性的作品。

关于摄影作品的价格,通常的做法是通过限量销售和作者签名体现作品的单价。因为摄影作品的可复制性,就需要影廊的诚信作为保障。

价格主要看摄影家的知名度和作品的影响,名家名作限量版并有签名,比一般摄影作品高出几倍甚至几十倍。例如风景摄影,在美国市场上标准尺寸一般售价约在一两千美元左右,而已故摄影名家安塞尔·亚当斯的作品,标价上万美元不等。

《格拉丹东雪山》


赞(2
返回上一层 【名家故事】
评论
抱歉,您需要 登录 才能评论
相关文章
李树峰:风景摄影中的自然观念与观看方式
李树峰:风景摄影中的自然观念与观看方式 2018-08-22

不管是风光摄影还是风景摄影,不管采用什么影像手段,核心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物我无间”所达到的或混茫或澄明的境界,是主客观交融的精神境界,不是现实世界;是“澄怀观道”的心灵感应,我们可以在无为的状态里体验,却无法当作现实。

【石广智】记忆多伦多(一)
【石广智】记忆多伦多(一) 2018-08-28

这已是八年前的事儿了。2011年6月15日,应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和加拿大多伦多旅游局的邀请,我和另外三位摄影师前往加拿大多伦多市进行为期一周的拍摄活动。 这次赴加拿大拍摄,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和多伦多旅游局给我们提供了诸多方便及帮助,使我们能在短短的几天顺利完成拍摄任务。

【陈大志】:郎静山之后他将中国当代画意摄影带到新的格局!
【陈大志】:郎静山之后他将中国当代画意摄影带到新的格局! 2018-08-21

陈大志的摄影作品被誉为“继郎静山之后将中国当代画意摄影带到新的格局,呈现出更广阔的自然之美和更深刻的诗意画境”。他通过不断探索、创新,掌握一套独特的技法,利用黑白胶片的特性,在照片上实现了中国画的一些皴擦、笔触、墨染等墨法和笔法;使其摄影作品从画意到细节,在保留摄影艺术的透视语言的同时,又巧妙地溶入了中国山水画的水墨艺术形式;使其摄影作品展现出中国文化的哲学意境。

【王达军】爱上摄影 我就要坚持一辈子
【王达军】爱上摄影 我就要坚持一辈子 2018-08-20

王达军,中国当代著名风光人文摄影家,中国摄影家协会第八届副主席,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主席,成都国际摄影交流中心主任。王达军于1972年开始学习摄影,数十年钟情于青藏高原和巴蜀大地,拍摄了大批中国西部风光、藏地风情和巴蜀人文的图片,是中国二十世纪后期西部风光人文摄影具有代表性的摄影家之一。

沅水边的古商城(二)
沅水边的古商城(二) 2018-08-16

湖南省怀化市的洪江区位于沅水和巫水的汇合处,这里有一大片鳞次栉比,古色古香的古建筑群。洪江过去是滇、黔、桂、湘、蜀五省地区以桐油、木材、白腊、鸦片等为主的货物集散地。汇聚了全国各地商家的洪江区十分繁荣,素有“湘西明珠”、“小南京”、“西南大都会”的美称。洪江的历史起源于春秋,成形于盛唐,鼎盛于明清。可以想像当年的景象就是一幅活的"清明上河图"。

沅水边的古商城(一)
沅水边的古商城(一) 2018-08-16

湖南省怀化市的洪江区位于沅水和巫水的汇合处,这里有一大片鳞次栉比,古色古香的古建筑群。洪江过去是滇、黔、桂、湘、蜀五省地区以桐油、木材、白腊、鸦片等为主的货物集散地。汇聚了全国各地商家的洪江区十分繁荣,素有“湘西明珠”、“小南京”、“西南大都会”的美称。洪江的历史起源于春秋,成形于盛唐,鼎盛于明清。可以想像当年的景象就是一幅活的"清明上河图"。

从舞台到现实  贴近心灵的故事讲述者
从舞台到现实 贴近心灵的故事讲述者 2018-08-16

我感兴趣的是肖像、社会、记录和艺术摄影的结合体,我喜欢人物。”如他所说,卢卡斯喜欢用镜头记录不同的人物,从舞台上的表演者到现实中形形色色的各类人群。他的作品简洁而又富有张力,画面中每一个人物都在静静诉说着自己的故事。

【石广智】《巍巍太行》续篇
【石广智】《巍巍太行》续篇 2018-08-15

每当我整理太行山的作品时,就会一遍又一遍的播放《在太行山上》这首歌曲: 红日照遍了东方(照遍了东方) 中华儿女在纵情歌唱(纵情歌唱) 看吧 千山万壑铜壁铁墙 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太行山上) 气焰千万丈(千万丈)

为时代记录 为人民留影|王文澜:第二届十杰人民摄影家
为时代记录 为人民留影|王文澜:第二届十杰人民摄影家 2018-08-10

我们用镜头去抓拍人的心态、人的精神、人的处境……内在的和外部的,看得见与看不见的。照片里有了活生生的人,有了酸甜苦辣的生活味道,就有了灵魂。 好照片是来之不易的,用照片说话,要想说得明白、说得幽默、说得有分量,就要下功夫了。好照片是千载难逢的,有价值的影像转瞬即逝,到了下个世纪回头看,人们可以写、可以画,唯独摄影过期作废,一不留神,我们只能留下空白。

最新大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