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意大利佛罗伦萨国际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第十届手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全国摄影大赛 第七届斑马奖年度黑白摄影师大赛 2019索尼世界摄影大赛 第十六届美国史密森尼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新版试运行中,点这里查看
返回上一层 【名家故事】

【石广智】黑白印度

日期:2018-06-29 09:47   来源:全球摄影网   作者:石广智   责编:王胜结   阅读:267049
字号:加大 缩小

这几天忙中抽闲选出四年前拍的一些印度照片以黑白影像呈现出来,曰之为玩玩黑白。摄影以来,作为一种记录,我很少用黑白照片来表现,不是不喜欢黑白,仅从艺术的视觉感受上来讲,我更喜欢黑白照片。黑白影像与彩色相比更具“距离”优势,在彩照当道的今天,欣赏者观赏同样题材的黑白和彩色照片,有人会觉得黑白更艺术,更具有表现特征,更容易令人浮想。

但作为一种记录,我认为彩色照片更真实。世界正步入一个高速发展的信息时代,彩色照片更能适应时代的要求,更能准确地传达信息,也会避免一些对黑白纪实照片过多的文字解释。

既然如此,还要把这组纪实照片拿来“玩黑白”,为何?在印度期间,每次按快门时我自己心里很清楚,在有限的时间内,拍的可能大多是浮于表面、似曾相识的照片。我拍的这些照片,既称不上是纪实,更谈不上是作品,多年来全世界N多个摄影师在印度不知拍了多少张比我拍的好的多的印度纪实照片,可当四年后的今天我看到自己拍摄的这些照片时,还是有些感动,照片记录下了我眼中那些普通印度人的生活瞬间。既然我自己定义这些照片既不是纪实,也算不上作品,那就玩一次黑白,权当向自己的青春致敬,要知道40年前哥在部队可是玩了十年的暗房黑白呀!


赞(2
返回上一层 【名家故事】
评论
抱歉,您需要 登录 才能评论
相关文章
【石广智】拍摄不一样的尼泊尔照片 2018-06-22

2012年4月和9月,我有幸两次应邀赴尼泊尔进行拍摄。可每当我举起相机面对颇有特色的尼泊尔人和古老的建筑时,始终按不下去快门,因我不愿意以简单的纪录方式去重复已被无数摄影师拍了无数遍的尼泊尔人肖像和建筑,于是我尝试运用多次曝光拍摄技巧,拍出不一样的尼泊尔照片。

石广智:连续三届获中国摄影金像奖的作品(部分)
石广智:连续三届获中国摄影金像奖的作品(部分) 2018-03-14

最好的相机是你的头脑,最好的镜头是你的眼睛,最好的快门在你心中。“ ——石广智

【石广智】简洁就是美
【石广智】简洁就是美 2018-03-05

人们常说“简洁就是美”。简洁就是从纷繁嘈杂的世界上抽丝剥茧地寻找一个不变的东西,把其简化到本质,简而不空,摄影作品也是如此。摄影是诉诸视觉的艺术,成熟的摄影师在传达眼中世界信息的同时,常常会去粗存精、删繁就简。取景框里突出什么、淡化什么、舍弃什么都要经过摄影师权衡思考后予以取舍。“伟大的艺术家就是一个懂得删繁就简的人”( 亨利·佛雷德里克·艾米尔)。虽然每个人的兴趣、审美、表现手法各不相同,但好的摄影作品,都很注意尽量做到画面的简洁。不仅是摄影作品,也包括其它的艺术作品。简洁的摄影作品总能带给人心情放松、舒畅自在的感觉和一种美的享受,是摄影美学中的极高境界。美好的东西永远是最朴素、最简洁的。

【石广智】发表在《人民画报》英文版的平潭岛摄影作品
【石广智】发表在《人民画报》英文版的平潭岛摄影作品 2017-09-12

平潭岛是我十几年来行走次数最多的地方,岛内的石牌洋、君山、海坛天神、仙人井、龙凤头的海滨浴场等是已经开发成熟的风景点,并且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岛外游客,品种繁多的平潭岛海鲜美食也经常让游客们流连忘返。而对摄者来说平潭岛可谓处处皆景,奇绝壮丽的海蚀地貌,海边废弃的残破木船,渔村古朴的石头民居,渔民们织网捕鱼、赶海归来的劳作场景,海边日出日落时色彩的变幻,都会让我情不自禁地按动快门。

【石广智】昔时军中勇兵,今日摄影界大师
【石广智】昔时军中勇兵,今日摄影界大师 2017-07-31

记得小学一年级的第一堂课上,班主任老师问我们:“你长大了想做什么?”同学们一 一站起来回答:“我想当科学家”、“我想当大夫”、“我想当工人”,有一位女同学当被问到后立刻哭着说:“我要回家问我妈”!老师和同学们哈哈大笑。当问到我时,我迫不及待地站起来大声回答:“我要当解放军 ”!长大后我的愿望实现了。

【石广智解密】《魅影•惠女》这幅作品是咋得来的?
【石广智解密】《魅影•惠女》这幅作品是咋得来的? 2017-07-18

尽管现在数字后期几乎强大到无所不能,但仍有不少传统摄影的拥戴者,沉醉在各种摄影技法中体味其带来的快乐,其中不乏痴迷多重曝光(也称多次曝光)法的摄影者。下面让我们一起来解开这幅《魅影·惠女》多重曝光法的神秘,共同感受多重曝光的魅力。

【石广智】海的形状——我拍《海滨音诗》
【石广智】海的形状——我拍《海滨音诗》 2017-07-04

天以云为形,风以动为形,树以叶为形……那么海呢?海的形状是怎样的呢? 9年前(1995年)我从内陆城市长春来到沿海城市“榕城”福州,在不停地“拈花惹草”(我花了许多的精力拍摄花卉。也因此取得了一些荣誉)的同时,我还将关注的眼光投向这个沿海城市周边县城的海。在那里,我感觉,我看到了海的温柔,海的细腻,海的丰厚的内蕴。

【石广智】叩问生命——《荷塘物语》拍摄散记
【石广智】叩问生命——《荷塘物语》拍摄散记 2017-06-29

我拍荷花已有几个年头了。起初吸引我的是她亭亭玉立的身姿与洁身自傲的品性。应当承认古诗与今人们对荷花的种种比喻与赞赏对我影响极深,自学美术出身的我,努力地在自己的作品里营造那些唯美的画面。刻意的构思、创设的意境,都让我收获了“丹青与乳剂”有机结合的创意与完美。于是,那些被称之为画意的花卉摄影作品“花非花”诞生了,甚至还屡屡获得了包括“中国摄影艺术金像奖”等的诸多奖项。

【石广智解密】——这几张照片咋得来的
【石广智解密】——这几张照片咋得来的 2017-06-19

当你被一张张照片吸引,请不要老是盯着照片的参数.其实拍摄参数(数据)并不那么重要,尤其是创意摄影。在当下,数码相机已将传统胶片相机的各种技术含量降到了最低,拍摄技术已变得微不足道, 观察和想像反而变得至关重要了。

石广智:《曾经苍海》系列
石广智:《曾经苍海》系列 2017-06-08

从2007起,我多次来到平潭岛流水镇距码头不远处的一个拆船场。在这里方圆几百米处的沙滩上,静静地躺着几十艘大大小小残破的木船。有些像是睡去了,不知睡了多久。有些却不愿睡去,坚强地挺立着虽残犹荣的傲骨。

最新大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