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意大利佛罗伦萨国际摄影大赛 百万大奖寻找全球十佳摄影师——2018全球摄影网“森特•安图杯”国际摄影大赛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全国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第十届手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五届中老年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五届学生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正在改版中,11月18日新版上线,敬请期待!
返回上一层 【名家故事】

永远的侯登科(下)

日期:2016-10-21 10:13   来源:网络   作者:倪树斌    责编:韩俊霞   阅读:8058
字号:加大 缩小

2002年11月,西安铁路工程集团公司总部迁往西安工程大厦不久,我又回到临潼,神使鬼差般的走上集团公司原办公楼。整个二楼,已搬迁一空,显得空荡荡的,空气中夹杂着尘土味,突然我发现二楼西边行政办公室的门大开着,莫不是老侯回来了?我走过去一瞧,果不其然,老侯正拖着微弱的身子和妻子陈素珍一起打扫卫生。素珍拖地,老侯擦桌。我怎么也不理解这座办公楼很快就要换主人了,老侯身体不好,费那劲干啥,不过看他认真的样子,话到嘴边我又咽了回去。

麦客

素珍对我说:“老侯近来身体很差,从家里到办公室,一百多米的路,每走几米都要歇息一会儿。”不大一会,素珍拖完地,把拖把在卫生间冲净后随手拿了回来,老侯看了竟满脸怨气:“拖把要在卫生间控控水,你知道吗?”“控过水了。”素珍像办错了事似的小心翼翼地回答。看老侯气喘嘘嘘的,素珍赶忙过来帮他擦桌子。“要顺着擦,来回擦怎么能擦干净!”老侯训道。“行,行,行,按你说的来”素珍边说边擦。

歇了一会,老侯打开保险柜,拿出摄影包,将相机一个个拆开,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擦着镜头。最后熟练地将机头、机身组装在一起,放入摄影包,嘴里喃喃自语:“这些我都用不上了,该交公了。”我背起摄影包准备搀扶老侯一起走,被他谢绝了。他说,“你们先走吧,我歇一会儿就回去了。”我将摄影包送回老侯家,回头赶到办公室,看他仍趴在办公桌前默默不语,我不忍心打扰他,转身悄然离去。

麦客

老侯为什么把地打扫的那么干净?为什么把桌子擦的一尘不染?为什么把相机擦了又擦?为什么一个人闷闷地在办公室里呆坐?为什么连连向爱人发脾气?我苦思不得其解。突然有一天,我恍然大悟,老侯是在和他相伴20多年的办公桌作最后的道别……

最后一次看望老侯是在2003年1月20日,他那时咳得非常厉害,每咳一口痰,都累得气喘嘘嘘,咳痰时稍稍用劲,肝脏震痛难以忍受,所以只能一点一点往外咳,看着老侯受罪,真让人目不忍睹。生命已走向尽头的老侯骨瘦如柴,此时,他感悟到生命的可贵,他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对我说:“唉,再多的钱也救不回我的命喽。”言罢,一声长叹,很是伤感。我一时也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安慰他,因为他是一个什么事都看得非常透的人,尤其不愿听假话。

麦客

老侯是个外冷内热的人,他爱企业,爱家人,至死仍然牵挂着他年迈的父母,他感觉这辈子对妻子欠债太多太多。身体好着时不懂生活,懂得生活时已病魔缠身。

老侯这辈子也有许多升官发财、出人头地的机遇,西安一家颇具规模的影楼高薪请他出山;陕西画报社邀他加盟;北京请他办摄影杂志,这些他都不为之所动。最终,他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他所忠诚的西铁工程集团公司,献给了他所钟爱的中国纪实摄影事业,献给了生他养他的黄土地。尽管他没有进入专业摄影圈,但他在中国摄影上的成就令许许多多的专业人士汗颜。摄影名家这样评论他:“候登科,这是一个在当代中国摄影史上无法绕开的名字,他的影像,他的经历和他的思考代表了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的一批中国摄影家。”

麦客

2003年大年初三下午2时许,老侯走完了52个春秋,终于在长久的病痛中解脱,终于合上了目光深邃的双眼,终于停息了无休止的心思。有谁知道他是怀揣多少悲苦,多少遗憾,多少未竞的理想,离开这个世界的。我为失去这样一个挚友而悲恸,西铁工程集团公司为失去这样一位杰出人才而痛惜,“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这样说,侯登科的去世,终结了中国摄影的一个时代。”

麦客

(文中图片均为侯登科拍摄 稿件稍作修改)



赞(1
返回上一层 【名家故事】
评论
抱歉,您需要 登录 才能评论
相关文章
永远的侯登科(中)
永远的侯登科(中) 2016-10-18

老侯的镜头里多是企业的员工和民工。记得有一次,在新乡车站,老侯走着走着突然不见了,我回头一瞧,他端着相机,镜头前一个工程队队长满脸汗水,正在烈日下指挥吊杆。他说最敬佩的就是这种人。 ​

雍和:我只是一个记者(五)
雍和:我只是一个记者(五) 2016-10-14

逻辑关系越清晰越好,这是雍和一再强调的。在捕捉生动细节时,他也没有忘记这一点。有一张照片,拍的是苏州河上的龙舟赛,同在现场的摄影记者都希望龙舟行经处有一个美丽的背景,事实上他们也做到了。但雍和选择了一幢在建的公寓楼作为背景,公寓楼的每个窗口都站满了建筑工人。他们是外来务工人员,欣赏着苏州河上的这个应景的节目。

永远的侯登科(上)
永远的侯登科(上) 2016-10-13

他是中国摄影史上一个独特而深刻的坐标式人物;他被和布列松、马克吕布这样的世界级摄影大师相提并论;他是当代中国最具人文和哲学思辨色彩的摄影家;他是一个业余摄影师,一个农民摄影家;他是中国纪实摄影的先锋;侯登科——一个中国摄影史无法绕开的名字。

著名摄影家解海龙访谈录(四)
著名摄影家解海龙访谈录(四) 2016-09-23

陈小波:“希望工程”让很多孩子一辈子感谢你。 解海龙:我拍过一个叫范明珠的孩子。1996年,我去河南新县一所小学拍照,孩子们一拥而上,争着说自己的理想。但有一个怯怯地站着老远不说话,我跑过去说:“给你照张相吧。”问她长大后想干什么?她泪珠子“啪”地就掉下来了,说:“叔叔,我想上学,长大了当大夫。”他爸妈都有病,当大夫就能给父母治病。

纪实摄影师塞巴斯蒂奥 · 萨尔加多
纪实摄影师塞巴斯蒂奥 · 萨尔加多 2016-09-22

对纪实摄影的独特理解萨尔加多对新闻题材的敏锐视觉以及出色的作品获得多家媒体的高度评价,认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摄影师之一,例如《滚石》杂志是这样评论的:自从有了尤金·史密斯和卡蒂埃·布列松以来,极少有像萨尔加多这个重量级的摄影故事大师,能用相机对主题进行如此深化启迪和净化的能力。

著名摄影家解海龙访谈录(三)
著名摄影家解海龙访谈录(三) 2016-09-18

在中国摄影家协会工作时,一天有人敲门,进来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说自己是红安县周七家小学的。他记得那天上课,我进去拍淘水……我走后,他们那儿盖了新学校。这孩子就是那个班的学生,后来发奋读书考上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一家广告公司。20年过去了,七八岁的孩子变成了二十七八岁。像大眼睛苏文娟这样的孩子,已经是白领阶层了。

著名摄影家解海龙访谈录(二)
著名摄影家解海龙访谈录(二) 2016-09-09

解海龙,著名摄影家。其拍摄的希望工程纪实系列照片(其中有广为人知的<大眼睛>)成为希望工程的标志。1992年进入《中国青年报》任摄影记者,系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总干事,中国摄影家协会原副秘书长,北京广角摄影学会主席,宋庆龄基金会理事。曾获中国摄影界最高奖——“金像奖”(第十届),中国摄影家协会“金像奖”《开拓杯》组织工作奖,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特殊贡献奖”,中国摄影家协会“特别荣誉奖”,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消除贫困奖(义工奖)”,新华社、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举办的“关注贫困”全球摄影大赛“贡献者奖”,“全国十

著名摄影家解海龙访谈录(一)
著名摄影家解海龙访谈录(一) 2016-09-08

解海龙,著名摄影家。其拍摄的希望工程纪实系列照片(其中有广为人知的<大眼睛>)成为希望工程的标志。1992年进入《中国青年报》任摄影记者,系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总干事,中国摄影家协会原副秘书长,北京广角摄影学会主席,宋庆龄基金会理事。曾获中国摄影界最高奖——“金像奖”(第十届),中国摄影家协会“金像奖”《开拓杯》组织工作奖,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特殊贡献奖”,中国摄影家协会“特别荣誉奖”,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消除贫困奖(义工奖)”,新华社、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举办的“关注贫困”全球摄影大赛“贡献者奖”,“全国十

摄影大师马克·吕布去世
摄影大师马克·吕布去世 2016-09-01

据法国媒体报道,著名法国摄影师马克·吕布(Marc Riboud)于当地时间8月30日因病去世,享年93岁。 ​

摄影思考与实践的本源
摄影思考与实践的本源 2016-08-23

摄影世界庞大而繁杂,无论是影像实践还是理论研究,摄影都因为影像的不同性质而形成了不同的类别。摄影从整体上分为基于社会信息传播的新闻纪实摄影领域,基于消费传播的商业摄影领域和基于个人认知表达的艺术摄影领域。

最新大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