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大奖寻找全球十佳摄影师——2018全球摄影网“森特•安图杯”国际摄影大赛 “醉美安图 明媚春光”2018春季主题国际摄影大赛 全球摄影网第十届手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二届高校联盟摄影联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五届中老年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全球摄影网第五届学生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返回上一层 【名家话影】

鲍昆:由大门说森山大道说起

日期:2017-06-09 15:56   来源:全球摄影网   作者:鲍昆   责编:王胜结   阅读:53501
字号:加大 缩小

无意间翻到鲍昆老师的博客,发现了一篇看似很随心的博文。可是细细读来,不免觉得惊醒。艺术界里只单摄影来讲,在关于向名家学习这块,确实一不小心就有好多人跑偏。不少摄影人觉得拍的越像某某名家,自己越是沾沾自喜,仿佛名家的光芒也同样洒到了自己的头顶之上。可是,向名家学习真的是去尽力复制吗?

也许鲍昆老师的这篇博文里,能找到答案!

以下博文(2013-02-25):

由大门说森山大道说起

昨天晚上,大门在微信上发了一组当时在香港铜锣湾用手机拍的照片。下面附上一句“森山来到铜锣湾,嘎嘎嘎。”这是调侃的一句话,调侃的是森山大道不也就是如此吗?紧接着,今天中午又发了一组,附加的话是,“还玩森山,有意思吗?”

大门这组影像确实有十足的森山大道味道,包括黑白摄影的感觉,发荡不羁的街拍风格,甚至手机传感器所呈现出来的颗粒感。一切都很轻松随意,如果森山能够看到这组大门的影像会有何感想呢?

森山这些年来已经成为一个偶像,被俗众膜拜奉为“大师”,并纷纷模仿。这让我想起前年在某摄影节上碰到的一幕。参观一个展厅时,一位朋友很有一番推荐的意思向我介绍和他一起参展的一位朋友的影像,介绍说,“这是我们那里的一个大学教授,一直学习森山大道的影像风格,拍得很棒。”颇有一种像了森山就很成功的意味。接着他问我对他们这个小群体各位摄影的看法。我说你们很多都不错,拍出了自己对自己居住的城市的感受,很有地域特点。但这里最不好的就是你十分推崇的这位学习森山大道的作品,因为我看不到有什么他自己对生活的感受,只看到他蹩脚地模仿。我指着一幅非常像森山的作品说,你看森山最著名的一幅作品是一只流浪的野狗阴影,结果他几乎也一模一样地拍了一张,那么这是森山的呢,还是这位朋友他自己的呢?

关于森山,我们许多朋友只是盲目地崇拜,对他的作品也只是认为他出名了,就一切都合理了。这是咱们国人这些年的毛病,其实一点也不新鲜,就是庸俗大众的认知方式,对任何事物不去思考它成功的原因,只是看它是否出名。有名就是合理的,这是典型的大众思维方式。任何有名的事物事件和人物,都有他非常具体的出名原因,而且是有条件的,是时间和场域决定的具体结果。如果离开了这些条件去认知并接受,是最不可取的。

森山大道为什么成功?那是因为在上世纪存在过一个视觉革命的时代。在那个时代中(从斯特格里兹开始到七十年代末),摄影家们对于前辈一直是处于革命的状态,总是希望照相机的镜头越来越自由,突破唯美时代制造的那些视觉教养禁忌,从对生活不羁的观看中,张扬人性与推进摄影美学特征的完善。这期间,一系列的人物制造了这条轨迹。他们是法国的那些街拍风格的摄影师(如布列松、维力罗尼等),之后罗伯特弗兰克等。森山是在他们之后,以更为大胆和随意的镜头感达到高峰,也因此走出了一条独特的特征鲜明的日本摄影风格之路。

除开森山对日本战后的社会观察外,这种风格咱们调侃地说叫“乱拍”。乱拍,还和物质条件有关,那时森山他们可以随意地使用大量的胶卷了。而当时的中国摄影师们,使用胶卷基本上可以说叫捉襟见肘,胶卷还是个宝贵的东东。这里讲个故事,一次我和曾经是解放军画报主编的刘铁生在三峡的一个旅游点逛街,忽然见到一个小摊在卖文革中的解放军画报。铁生指着一本说,这期都是我的作品。我翻开一看,果然大半本都是他拍的“西藏绒布冰川”。我当时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问他,你这么一个选题当时画报社给你多少胶卷完成。他说,一个反转、五个彩负,黑白管够。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难怪摆拍。没办法啊,那么老远,你去完不成任务怎么交差,当然得规规矩矩地摆拍了。他对我的说法深以为然,说就是那样。因为这些原因,中国的影像风格长期拘谨呆板,甚至影响后人,成为一种集体性的视觉教养。再有一个故事,就是文革中,中国摄影家协会的造反派批判石少华,罪状之一就是说他陪着一个法国来的摄影师逛颐和园,那位摄影师举着照相机随意拍个没完,工作人员向石少华反映说,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就是有胶卷乱拍。石少华怕出问题告诫说,那是一位非常有名的摄影家,拍得一定是有道理的,我们要虚心。结果这成了他的罪状。这个故事也反映出中国摄影家在材料上的拮据,一定会对摄影方式和风格的认知产生影响。

森山显然没有这些顾虑,所以我们看他的摄影充满了随意拍的感觉,也因此这种拍法让他大获成功。他对后来的日本摄影影响很深,现在我们看荒木经惟的影像,就能看到这种影响。

现在数码摄影了,拍照在一定程度上说没什么成本了。中国的影像在一些年轻人手中自由了起来。许多号称“私摄影”的,就是以这种随意拍(随便拍)作为他的摄影之道的。于是,视觉的自由革命也就在数码摄影的条件下完成了。所以大门说,“还玩森山,有意思吗?”

不过,大门的这句话我以为针对的还是一些喜欢模仿森山的年轻人说的。但是对于一些上了些年纪的摄影人来说,如何让自己的镜头自由起来,甩开唯美摄影给你造成的那种呆板的视觉教养后的习惯,也是一件必要的事情。在咱们中国,一切发展都非常快,老的少的所面临的问题有时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甚至相反。但是不管怎么说,对于那些大师们,还是应该放在历史结构语境中去认识和学习,不能简单的模仿。要记住,别人的风格是自己的死敌,说我像谁那是骂我。我就是我,我要找一条自己的路,才是正道。


赞(3
返回上一层 【名家话影】
评论
抱歉,您需要 登录 才能评论
相关文章
100位世界摄影大师的100张经典之作(一)
100位世界摄影大师的100张经典之作(一) 2016-12-07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100位世界摄影大师的100张经典之作。让我们一起欣赏吧!

鲍昆将出席2016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影像专家见面会
鲍昆将出席2016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影像专家见面会 2016-11-14

中国著名摄影评论家、全球摄影网专家鲍昆将于11月20日、21日出席2016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影像专家见面会”活动。届时,鲍昆将与到场的摄影师进行面对面、一对一的沟通,为他们提供艺术创作上的专业点评和职业规划。本次活动地点是连州红楼宾馆会议厅。

鲍昆:谎言与照片(四)
鲍昆:谎言与照片(四) 2016-09-20

进入数字技术时代以来,对于图像的数字化技术处理成为摄影人士的潮流。一些急功近利的摄影人开始趁新技术背景下的游戏规则还未建立,对照片进行PS加工。他们首先进行照片的影调色彩加工,这是完全允许的,因为现在大家公认"电子冲洗"的概念,而且也并未改变任何照片影像的基本结构。随着对软件使用的深入,有些大胆者开始修改影像的结构,进行元素的拼贴、移动。让不成功的照片成为优秀的作品。造假开始了,而且成本极低。这慢慢都造成了一种大家习以为常的陋习,成为一种常态。至于社会上那些商业和宣传目的的赏金摄影比赛,利用PS技术获取奖

鲍昆:谎言与照片(三)
鲍昆:谎言与照片(三) 2016-09-14

在技术消费时代以后,摄影术迅速普及到大众的日常生活,传媒业也获得极大的发展,并迅速进入到强烈的生存竞争状态。传媒的视觉化,让信息进入图像化的时代。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世界新闻传媒普遍以突发性的新闻照片作为竞争的主要手段。

鲍昆:谎言与照片(二) 
鲍昆:谎言与照片(二)  2016-09-12

摄影和任何其它表述性媒介一样,都是使用者进行自己叙事的工具和手段,使用时具有诗学的修辞特性,可以通过拍摄时对影像的控制建立在其媒介本体上的一些美学标准。这些标准产生的机制十分复杂,是人们生理视觉经验和社会视觉经验的综合。

鲍昆:谎言与照片(一)
鲍昆:谎言与照片(一) 2016-09-06

摄影术出现后,人们对于它镜头和感光材料之间达到的物理学上的直接复制性,觉得终于找到了一种真实记录复制现实和时间的技术媒介。困扰人类多少年来 的真实追求似乎也终于找到了物质性的依赖,于是摄影的真实性曾经被推崇备至。摄影也顺势被理解为证据,并在话语的层面上被无限放大,具有某种"绝对"的意涵。但其后的摄影史被证明这只是一个神话。

红色摄影师吴寅伯的晚年反思:一辈子白干了(上)
红色摄影师吴寅伯的晚年反思:一辈子白干了(上) 2016-08-09

​老摄影家吴寅伯已告别人世,到他走时,也没能为自己办一次展览,甚至没有留下一本传记和画册。作为中国摄影道路的开创者和先驱,上海沙龙摄影的主力,《人民画报》的当红摄影师,吴寅伯的人生这一留白,看上去极为辛酸和荒谬。

沙龙摄影的由来和解析(二)
沙龙摄影的由来和解析(二) 2016-07-20

​进入19世纪,沙龙活动随着资产阶级的崛起在法国再度活跃,所涉及的话题和内容也越来越丰富,从文学艺术到思想政治和历史地理,无所不包。原来由国家科学院所主宰的艺术制度的制定与实施,渐渐被民间的沙龙活动所冲击。于是政府开始借助沙龙的概念,主办大型的艺术展览活动。

沙龙摄影的由来和解析(三)
沙龙摄影的由来和解析(三) 2016-07-22

后期的沙龙组织制度性也演变成一些公司性的社会组织和传媒以牟利为目的的商业游戏。他们发明了一整套游戏规则,以鼓励更多的摄影爱好者参与。沙龙摄影实行的年度积分制,然后以积分评选“世界×杰”的游戏规则,最具代表性。这样的游戏,实在是和严肃的艺术没有什么关系了。

沙龙摄影的由来和解析(一)
沙龙摄影的由来和解析(一) 2016-07-18

"沙龙"一词源于法语salon,原意是指建筑中的大厅或客厅,后来引申为招待会,即西方社会的社会名流在家里定期举行的社交聚会。在17世纪欧洲,文明生活随着贵族物质生活的提高开始发展。由于当时没有现代意义上的传媒,人们的文化交往早期只能在教会生活中进行。

最新大赛信息